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十一章 牡丹宴(中)

杨姑姑去拿玉佩,便听到王贵妃道“臣妾许久不见臣妾的侄女儿了,叫雨儿过来。”

庞落雨在宫女的引导下欢欢喜喜的过去与王贵妃说话。惹得一众小姐的羡慕。庞落雨似乎很享受这种被羡慕的目光,加上她及笄打扮衬得她风姿绰约,引着各家公子侧目。

“雨儿过来,许久不见,倒是更加温婉了,可见姐姐有用心教你。你母亲的意思我明白,定不会让你失望。”

“多谢姨母成全”庞落雨欣喜道。

皇后淡淡瞥了王贵妃一眼心里想,果真美貌动人,难怪皇上时刻惦念。看着皇上与王贵妃说话温柔关心的语气,她如何不嫉妒。只不过皇后就是皇后,大度还是要体现出来的,于是越发显得从容不迫。

庞落雪深知皇后品性温婉,既然能做到皇后之位当真不是简单的人,看皇后此时表情便知道,皇后岁嫉妒,可是并未表现明显,以后二人水火不容的局面,皇上最终还是废了皇后立了王贵妃为皇后,皇后可是被打入冷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不多时,杨姑姑带人将玉佩捧了上来,洁白无瑕的玉佩里面果真有一朵栩栩如生的牡丹在其中,没有一丝杂质,可谓价值连城。众人竞相夸赞,看到此玉佩,我淡淡瞥了眼,便知道他们又要大做文章了,此时非彼时,当真以为真能事事如意么。果真在大家看过后,杨姑姑随着皇后伺候,一个小宫女托着玉佩放回皇后寝殿,走在我身边时不下心撞了下桌子,我皱眉轻轻一扶她,,便感觉道有东西以极快的速度塞进我的绣带里。

“多谢小姐。”宫女恭敬的道谢

我笑道“无妨,小心点。”

此时庞落雨已经回到自己的位置,颂芝站在她的身后,我走过去,踩到自己的裙带,下意识一个趔趄的铺在庞落雨身上,颂芝果然及时扶住我。“二小姐可要小心”

“没事,裙带太长,不小心绊到了。”我一脸委屈的回答道

她们低头瞅瞅我的裙带,庞落雨拉着我道“妹妹,可如何是好,颂芝这糊涂丫头把绣品装错了锦盒,把我今日献予皇后娘娘的绣品放在别处,此时这锦盒里是妹妹的绣品,姐姐一早答应绣幅牡丹给娘娘,妹妹可千万要帮我,万万不可说这是你绣的。雪儿姐姐求你可好。”庞落雨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我看着只是心中作呕。遂是摆起一脸委屈“可是,那是给娘亲的。姐姐而且….”

“妹妹,姐姐求你了,而且绣品已然呈上,断不可拿回,你当成全姐姐吧。”我还未说完庞落雨便打断道。

我表现的一脸无奈,只好答应。哼,庞落雨,我自然会成全你,只是希你能担得起这成全。

牡丹宴会达到**,各家小姐果真琴棋书画表演的好不热闹,轮到庞落雨,庞落雨轻轻行礼“臣女特献一副牡丹图给娘娘,还望娘娘不嫌臣女绣技浅薄。于是皇后打开绣娟,一副明艳的花开盛景,淡淡的牡丹香味出现在其中,愈加衬得牡丹的灵动,放佛开在眼前。皇后心中大悦,谁都知道皇后爱牡丹花如同性命。

“好,好,好,果真绣技出众,雨儿堪称这第一才女之称,当真是才华横溢。“

皇后的赞许让庞落雨喜不自胜,却仍然谦卑道“雨儿的刺绣能得入皇后的眼,是雨儿的福气。”

皇后看她如此谦卑心情大好,刚要赏赐便听到有宫女来报玉佩不见了。跪在地上的庞落雨顿时笑了,雪儿啊,怕是姐姐在也不用看到你的绣技了呢。

来的人正是刚才的小宫女,也是王贵妃放在皇**里的探子。皇后顿时大怒道“胡说,刚才玉佩还在,可是你自己不小心。”

宫女吓得瑟瑟发抖道“奴婢怎么敢,方才奴婢出去的路上碰到了庞家二小姐撞了奴婢,扶了奴婢一把,奴婢只顾低头道谢,回到宫殿便发现玉佩不见了。”

哼,听你此话的意思就是我故意撞你趁机盗走玉佩了。庞落雨看时机刚好于是道“皇后娘娘,我妹妹年纪还小,许是不是故意的,念她不懂事,请皇后娘娘从轻责罚。”

“是啊,姐姐,我看这女孩还小,许是眼皮子浅,姐姐的玉佩代表着皇上的一片心意,不罚也失了公允,姐姐就随意处罚下,既然偷盗,废了她的手就是了。”

庞落雪出来跪在地上行礼,心里止不住骂,你俩这贱人这么会配合,轻轻松松就废了我的手,你以为当真容易么,于是抬头不卑不亢道“臣女是庞公国嫡女,就算臣女目光短浅也不会做这鸡鸣狗盗之事,贵妃娘娘请谨言慎行,有何证据证明这玉佩与臣女有关呢,这位婢女一路走得好好的到了臣女这里摔倒,臣女只是扶了她一下,并未碰到玉佩,姐姐当时也在臣女身边,为何偏偏认定是臣女拿了?”

“妹妹啊,不是姐姐不帮你,你也知道此玉佩的重要性,皇后娘娘极爱牡丹,皇上也是费尽心思才得这一块,妹妹还小,皇后定不会重罚,莫要抹黑家族门楣。”

庞落雪一脸的痛心疾首,放佛是真的为我着想的样子。

“皇后娘娘臣女并未做过。有何证据证明是臣女所为。”

“姐姐,既然她拿了,必然还在身上,不如搜身,必定水落石出。”王贵妃轻吹着茶水淡淡道。

“臣女是清白之身,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既然当时经过臣女身边,那么臣女身边的人都要被搜身,否则,臣女宁死不屈。”

皇后看我一脸坚决,于是道:“好”

不一会来了好些个宫女围起纱帐,附近的小姐都依次进去,皇后娘娘虽然心急却也有耐心等着,事情触及到她的权威,必定不能善了了。于是低头欣赏起绣品,慢慢抚摸上去,突然变得怒不可遏。此时此时宫女捧上玉璧,皇后此刻问顿时目光变得幽深。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