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四章 听雨轩

庞落雨扶着丫鬟的手一路走到听雨轩内,便看到王姨娘的丫鬟喜儿守在院子里。心里有了计较冲颂芝使个眼色。

“你们都出去吧,这里有我伺候就行了。”

“是”

丫鬟们都走光了,进门果然看见王姨娘,王若笙身穿一袭桃红色攒金枝长裙,外面套了件素纱,同色的鸳鸯鞋,显得身姿轻盈,一点不像一个快三十的妇人。

“哼,好好一碗药,却被那个小贱蹄子给打翻了,果真不是我亲生的娘,只会宠着那丫头,早晚有一天一定要她生不如死!”

王姨娘皱了皱眉不悦道“雨儿,娘亲不是教过你了么,要忍耐,等那杨氏缠绵病榻,这个家还不是娘说了算,到时候你要什么有什么,哪怕你想要雪儿那丫头的嫡女之位都不难,对了,拿药可给杨氏喝了,方才娘有托人弄了点药草进来,你……”

“够了,还弄那些药草作甚,今天雪儿那贱丫头无意打翻了我的药碗,又说要学煎药,以后的药只要在锦绣阁煎了,还怎么下药给她,娘,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掌握国公府。”庞落雪不耐烦的打断嘟囔道。

“马上就是牡丹宴会了,女儿已经及笄,身为庶女,有没有庞落雪嫡女得宠,南宫哥哥素来只喜欢庞落雪,让我怎么甘心。明明小姨已经是妃子了,娘亲难道就不能夺了她的大夫人之位?”

王姨娘一样一脸不甘,看着出落得比自己还漂亮三分的庞落雨,怎么能不动心思。想想自己同样出身侯府只是逊于大夫人娘家的国公府,但是自己的亲妹子已经崇阳帝的宠妃,怎么做不了这大夫人之位?小小的将军夫人她还不看在眼里,崇阳帝已经年迈,他的儿子正与女儿相配,可惜女儿庶出的身份,老爷又偏疼那庞落雪,大夫人又是他的青梅竹马,本想着一碗碗药喂着她,让她病着,自己便能掌握当家的权利。现在被那丫头捣乱,当真气人,看来要重新筹谋了。看着一脸不耐心的女儿也是宠溺的摇摇头。

“那将军固然是好的,难道就没有比他更好的男人了吗?你是娘唯一的女儿,娘定当为你筹谋,牡丹宴可是各位王爷也要去参加的。只要牡丹宴你能拔得头筹,哪个男人不会为你动心呢快让娘看看你准备的牡丹绣品。这牡丹是皇后娘娘的最爱,娘是托了你小姨才弄来一副皇后最喜欢的牡丹争艳图,你可要争气,不要枉费了娘的一片苦心。”

“还绣什么牡丹争艳,今日见那庞落雪绣的牡丹才是惊艳,亏我叫了她那么久的娘,却半点绣技没传授给我。”说吧拿起剪刀剪碎了绣品。

“你这是做什么,你个傻丫头,她既然叫你一声姐姐,你自然可以经常跟她讨教的,实在不行难不成她绣好就一定是她的么。你也不想想,耐住性子,将来这公国府可未必是她们的。”

母女俩相视一笑,果然狠毒是会遗传的。

“这庞落雪小小年纪绣工就如此出众,定要好好利用,既然她想学煎药,明日我便把药方给她,只可惜不能再用娘亲你给的药给嫡母好好补身体了,娘亲可要再想法子才好,左不过我的婚姻最终是嫡母做主,她若要我随意嫁了,女儿也没有法子了,只有吊死在这听雨轩内,也不想被她们母女俩折辱。”

王姨娘眉头一皱,抚着庞落雨乌黑的长发道“你这不是戳你娘的心么,娘亲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不为你打算为谁打算,只可惜没有个儿子,否则我早跟她一争高下了,何必俯首称臣。娘让你在牡丹宴上争气,不就为了让大夫人忌惮,不让你随意嫁了出去,也让你爹爹知道,你是长女,又那么优秀,又出落的如此美貌。你爹爹心思娘岂不是不知道,从小偏疼那庞落雪,又请了宫中嬷嬷教导,无非在意那后位。只可惜了大夫人一心只想让女儿嫁个门当户对的。”

庞落雨心中一惊,爹爹果然偏心,都怪自己不是嫡女,如果庞落雨成为皇后,自己岂不是一生一世都要活在她的光环下。人不狠站不稳,庞落雪,你别怪姐姐我狠毒,都是你逼我的。

“娘,你一定要帮我,我不想一辈子被落雪那个丫头踩在脚底下,有她在一天,我就觉得嫉妒就要凌迟了我的心,虽然她还未及笄,可是美人模样已经初成,定不会逊于我。到时候,我更没有立足之地了。”

“人前人后,你仍是她的姐姐,又从小亲厚,以前怎么对她好,现在更要如此对她,才能让她对你心无忌惮,安安心心成为你的垫脚石。那个后位,我女儿也坐得起。”王姨娘满脸的狠毒,说出的话更是咬牙切齿。

“对了,晚上你爹爹要回来,你可要好好打扮打扮,自己要多做思量,以后断不能这样,让你爹爹一门心思在她身上。那娘的一片苦心才付诸东流了。”

“娘,你放心,左不过就是个十三岁的丫头,哄骗她还不容易。我得不到的她庞落雪也别想得到,就算将军哥哥不喜欢我,我也不会便宜了落雪那丫头。这事您放心吧,我自会思量,娘亲你也要想法子把这当家的权利要回来。娘亲你也忒仁慈了,她在一天,你就别想得到爹爹的宠爱,我更别指望嫡女之位了。”

“这个娘自然是清楚的,风水轮流转,你小姨送来许多稀罕玩意,刚才已经拿给颂芝了,一会你挑些便是了,娘亲还有事,先回常青阁了,你也要争气,牡丹宴断断不能有什么闪失。”

“女儿知道厉害,恭送母亲。”

“颂芝,把王姨娘拿的东西拿过来,本小姐要好好看看,姨母赏了些什么稀罕东西。”

却见颂芝捧过来一个珠宝盒子,里面有一套红宝石头面,红色的鸽子血半分杂质没有,煞是好看。一串由十八颗碧玺穿成的珠子,皆打着繁复的结,当真是精巧,最后一个却用乌木匣子装着,打开之后确实精美异常,金色的凤头簪,那凤的嘴里衔着一串由各色宝石打造的细链,流苏上缀着各色的宝石,流光溢彩。牡丹宴若是带上此簪必定艳压群芳。想到此,庞落雨才勾出一抹微笑。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