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章 黄泉往生

忘川河边,满目彼岸花一路猩红,像是庞落雪的满目仇恨。望乡台上,有一镜子闪着光辉。而庞落雪一路踩着红色的彼岸花瓣,一路走到镜子边。庞落雪心道:“佝偻的婆婆一碗一碗给路人盛着汤,想想那就是孟婆的孟婆汤了,喝了便可以忘记前世今生,俯首摸上已无孩子平坦的肚子。满腔的恨意,不,我不能忘记,我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佝偻的身躯的孟婆端了一碗汤给庞落雪,满目的恨化作血泪滴进汤里,仰头而尽。走过奈何桥想必就要到达往生,她一定不能忘,一定不能。

“唉,痴儿啊,过了奈何桥往左走,不要回头。”身后传来孟婆喑哑的叹息声。左边一片模糊并没有路。只有灰蒙蒙的雾气肆意弥漫…..

“婆婆,你为何要指引那姑娘走往生路”黑白无常好奇的问。“都是冤孽,这姑娘身上恨意太强,血泪滴进汤里,她是忘不掉前生了。望乡镜发光,或许,会有奇缘。”

不知道走了多久,像是走了我这一生的路,这雾气像是活的,一步一步指引着我像光点走去……

庞落雪只觉得头疼欲裂,睁开眼睛,只觉得阳光刺目,举头望去,这里不是我出嫁前的闺房。拿过铜镜自己下了一跳,这发饰明明还没有及笄。梳妆台上放着一副精美的刺绣,俨然已经绣了大半,双面的牡丹在不同的角度诠释着牡丹花开的过程,想当初庞落雨就是因为这幅图而深得皇后欢心成为这第一才女。原来我回到了七年前,呵,姐姐啊姐姐,不知道今生你是否有命去享受这第一才女的名称呢?镜子之中的庞落雪笑的阴险

“妹妹,妹妹你可在?”庞落雨手执一把团扇,笑容满面的走过来,不得不说已经及笄的庞落雨的装束的确衬得她风姿绰约。额头上的梅花妆更衬得她皮肤雪白,步摇下的流苏缀着同色晶石,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

庞落雪深吸一口气努力压制住心底的恨意,慢慢来,庞落雨,我不急,堆起笑意,上前挽着庞落雨的手撒娇道“姐姐今日怎么有空来妹妹这里,可是想我了,可巧了昨日母亲庭院的花开了,缠着母亲画了幅图,结果母亲不依不饶的非要我绣给她看,说是考验我绣技水平有没有提高”说罢,庞落雪拿起绣品给庞落雨看。

果然在庞落雨看到绣品的一瞬间脸色瞬间僵硬,眼中的妒意一闪而过,原来姐姐你一直对我心存歹意,是我一直没有发现,你演技还真是好的很呢。既然上天都觉得我命不该绝,今生一定要姐姐你们尝尝我所受的痛苦。想到此庞落雪乖巧的抬起头刚满十三岁的我稚气还未脱,巧笑倩兮的对着庞落雨道“姐姐可觉得还好,不知道母亲会不会喜欢呢,姐姐可要帮我说句好话呢。”

“当真是漂亮,雪儿的绣技真是深得母亲真传呢,母亲看了毕竟欢喜,到底母亲偏心与你,这么好的绣技竟是没传授给我半分呢,绣好后妹妹可否先拿给姐姐看看。有什么不妥之处也好改之,给母亲的自然容不得半分不妥。”庞落雨目光真诚的盯着我说。

哼,还当我是当初的那个单纯好骗的庞落雪么,你无非是想拿这个去参加皇后一年一度的牡丹宴,对了牡丹宴,既然你想一举成名,那做妹妹的必定要帮你一把了,想罢轻轻点了下头

“那就有劳姐姐了,妹妹绣好,定会先去送给姐姐,多谢姐姐。”

庞落雨轻轻一笑挽着我说“今日想要与妹妹一起像母亲请安,我们快去吧,一会儿迟了又要受罚了。”

“姐姐说的是,妹妹也正要去呢,老祖宗身体不爽,母亲近日也是,我们快些去吧。”

“那是,最近母亲身体不好,我特让颂芝熬了补汤给母亲,快些走吧,一会儿汤凉了失了药效就不好了。”

呵,补汤么,正是你这些补汤才害的母亲缠绵病榻,以至于国公府被你们母女一手遮天,我亲生母亲被你们害死而我却傻乎乎的当你们的垫脚石。一会儿,要想办法把补汤的事情告诉母亲才行。庞落雪低头思索道

一路被庞落雨牵着到了主母的锦绣阁,锦绣阁不愧是主母的院子,果然阳光充裕,四月还是有点冷,院子里的牡丹芍药却已经开的热热烈烈了。团团簇簇亭台楼阁都是母亲杨氏亲手与父亲一起打理的,可见他们的恩爱,在恩爱也要与几位姨娘分享夫君宠爱。素手摘了一朵洁白的牡丹,拿在手里把玩。

“大小姐,跟二小姐来了啊,夫人正等着二位小姐呢,快些进来。”我与庞落雨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进了门里,脱了外面的披风,又喝了丫鬟递过来的姜汤,才像门里走去。母亲坐在暖炕上,神情有些疲乏,头戴着福字抹额,穿着一件泥金外套隐隐绣着些兰花。抬头见我们进去才有点笑脸。

“拜见母亲”我与庞落雨一起行礼道。

“今个雪儿怎么跟姐姐一起来了,你们穿的这样单薄,快过来暖暖。”说着招呼我们过去

“雪儿不是怕麻烦么,拿着汤婆子走一路到这里又凉了,还不如来母亲这里蹭暖炕。”我笑嘻嘻道。

母亲拿手指轻点着庞落雪的脑袋笑道“就你成天想着占我便宜,前几天蹭我一幅画,今天又来蹭我暖炕,真是当真欺负我不成。”虽这样说着我,却一面拉着我的手放在暖炉上,眼圈瞬间红了,埋头在杨氏胸前撒娇说着不依不饶的话,今生必定要保护好她。

“母亲,您今日觉得好些了么,身子觉得可爽快些了,雨儿按照太医开的方子给您熬了药,颂芝,快些拿进来。”

“雨儿有心了,最近总觉得身子乏,太医来说也左不过是操劳的缘故,也不是啥大事,将养几日便好了,倒连累你们姐妹费心了。让王妈妈去倒吧。”

“记得母亲有个蓝色花瓶,女儿特意摘了朵牡丹来给母亲。”说罢跳下床走到海棠高脚桌边插进去。

“你这花倒是漂亮含苞待放,这牡丹倒是与我前几日画的正相宜,可别忘了你的绣品。”

庞落雪余光看到庞落雨听到我绣的的确是牡丹脸上的喜悦一闪而逝,也好,就让你以为我绣的是牡丹。杨氏满脸宠溺,此时王妈妈也倒好药了。

“妈妈放这里吧,雪儿亲自给母亲端过去。”转身端起药碗,头上朱钗正好碰到似开欲开的牡丹,一只飞虫正好落进碗里。庞落雪吓了一跳碗从手里掉在地上摔碎了。心里一阵得意面上却露出一副欲泣的表情“姐姐,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杨氏见我粉嘟嘟的小脸皱成一团立刻心疼了打圆场“可是烫着了,快来让母亲瞧下,摘花也不看下,有虫子还拿着。”

“妹妹没事就好,药我在熬就是了,就是劳烦母亲要稍等片刻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庞落雨温婉的笑道。

庞落雪看她一脸不甘却要隐忍装作大方,心里真是痛快。

“不如姐姐把药方给王妈妈,我也想学学,以后就在这锦绣阁熬药就是了,不用姐姐大老远拿过来了,姐姐你说可好?”

庞落雪笑的人畜无害,母亲打趣道“就你知道心疼你姐姐,也好以后就在这里熬了,也不用累的你姐姐来回折腾,对了,明个,老太太上香回来,早点起来去请安,莫要失了规矩。雨儿背完书才可以回你的映雪阁。庞落雪噘噘嘴,不过总算有光明正大的理由留下来了。

“那雨儿先回听雨轩了,既然妹妹想学熬药,一会就让颂芝把药方拿来。”轻轻施了一礼带着颂芝出去了。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