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497 诺里欧斯战役 三

防护罩区域内的所有路人都被送了出来,在外面围观着战局,看热闹不嫌事大。而奥文恩与灰烬一追一逃,早就远离了这片区域,没有被防护罩关起来。

更多治安队在护罩外待命,起码有一千艘飞行器,而财团聘请的守护者早早进入护罩内部,位于战场边缘,监视着战局,暂时没有插手的意思。

见到这一幕,黯星与佣兵等人纷纷脸色微变,感觉他们像是被关在斗兽笼之中。

“封锁区域了?看来闹得太凶了。”

阿努尔心里一凝,造成这么大的轰动,诺里欧斯不能久留了,等奥文恩一死,他们就必须撤离,黯星舰队已经在外层空间待命,随时准备接应,应该会和诺里欧斯的太空防卫舰队发生冲突……不过没什么好怕的。

阿努尔还记得灰烬前几天的丢人战绩,暗道:“我留在这里拖延敌人,也许对整体状况有利,灰烬失败过了一次,未必能应对纳戈金与黑星的围攻,他担不起这种重任,而在战斗结束后,我比他更容易撤离,我的速度立于不败之地。”

另一边,防护罩的出现,让韩萧心头一震,感到不妙。

区域封锁,似乎是限制了阿努尔的活动范围,但其实是一个极其不利的因素,等于让阿努尔没有了任何顾忌。

在封闭的场景里,阿努尔可以肆无忌惮发挥能力,让这一片区域的空气变成搅碎一切的漩涡!

而且,护罩隔开了路人,韩萧本来想利用阿努尔的破坏力。将一些路人卷进来,这个方法现在行不通了。

轰!

一个走神,风压炮狠狠打在胸口,装甲顿时凹陷,韩萧又被撞飞了出去,脸色难看。

“局势可真糟糕,不知道我的干部们怎么样了。”

……

远离中心战场的位置,弗丁拉着西薇雅,正在朝着远方撤离,他们本来藏在附近,但随着战场扩大,他们也不得不转移位置,防止被敌人盯上。

“放、放开我,我要回去帮忙!”

西薇雅语气焦急,脸色因用力而发红,想要甩脱弗丁的手。

弗丁紧握着西薇雅的手腕,拽着她前进,叹气道:“别闹了,你帮不上忙的,随便一个敌人都能轻易杀了你,你没看到天上的战斗吗,只要被卷入那股飓风,你就死定了。”

“我……”西薇雅无言以对,气道:“但是你可以帮忙啊!”

“我不想掺和你们佣兵团的任务,这与我无关。”

弗丁摇头。

西薇雅愤怒,一口咬在弗丁的手上,想让他松手。

弗丁微微一痛,低头看了眼渗血的手背,无奈叹了口气,“不管你说什么,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送死。”

就在这时,两人前方响起脚步声,一个黯星成员拦在了这条路上。

“呵,两个迷路的漏网之鱼。”

辛海萨露出了冷笑,他刚好在附近杀掉了一名被招募的B级佣兵,感知到这边的动静,于是拦在了这里。

弗丁和西薇雅脸色顿时一变。

西薇雅急忙抽出合金剑,微微发抖,她想控制自己的手掌,但是辛海萨B级的威压,让她一个才D级的超能者感到本能的恐惧,身体无法冷静下来。

这时,弗丁猛地推了西薇雅一把,将她推到身后。

“你赶紧跑,我来拦住他。”

弗丁语气冷静。

呼——

一股无形的力道直奔两人而来,打断了西薇雅还没出口的话。

弗丁张口,歌声从嘴里飘出,念力形成隐形屏障保护两人,但下一刻便砰然破碎,两人被推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只是C级而已?”

辛海萨有些失望,还以为自己钓到大鱼,原来只不过是两个小虾米。

西薇雅摔得屁股疼,却发现自己没受什么伤,这一击只是辛海萨的试探,弗丁的念力护盾虽然碎了,但也挡下了不少威力,而且大部分伤害都由弗丁扛了下来。

站起身,弗丁觉得鼻子温热,抹了一把,满手的鲜红,大脑仿佛被针扎一样。

他暗暗忍痛,尽力维持平静的表情,转头看向西薇雅,勉强一笑,道:“我没事,你别留在这里,否则我要分心照顾你。”

西薇雅闻言,咬了咬牙,抓起合金剑转身就逃,十分果断。

她自知实力不够,留下来只会添乱。

弗丁回过头直面敌人,整了整衣襟,深呼吸一口气,默默调动念力。

“你不逃吗?”辛海萨饶有兴致。

“我们都是念力师,切磋一下也无妨。”弗丁强笑。

辛海萨瞪大眼睛,诧异道:“你一个C级念力师,想和我切磋念力?”

“坦白说,这是我第一次用念力打架,我不喜欢战斗,如果您能放过我,我会很感激你。”

弗丁语气认真。

辛海萨只觉啼笑皆非,懒得再废话,直接释放强横的念力,准备先干掉这个拦路的家伙,然后再追上去杀死逃跑的小女孩。

反正用不了多少时间。

砰砰砰——

两人之间的空气扭曲,凭空爆开一连串的冲击波,无形的念力疯狂交击。

噗!

仅仅几秒,弗丁如遭重击,脑袋高高仰起,七窍同时喷血,翻滚着倒了出去,趴在地上,没了动静。

“不自量力。”

辛海萨啧了一声,迈步越过弗丁的身体。

正要去追杀西薇雅时,他身后却响起了弗丁虚弱的声音。

“咳咳……战斗真难,我果然不适应这么粗鲁的行为……”

弗丁摇摇晃晃站起来,满脸鲜血,鲜血顺着弧度优雅的下颚,滴滴答答落下。

辛海萨回过身,眉头一皱,颇感意外,他的念力全面碾压,按理已经将对方的大脑变成一团浆糊。

……算了,再补一下也一样。

弗丁咳出一口血,满脸苦笑,轻声道:“不该逞强的,我果然不是这块料……是是是,我是废物好了吧,别骂了,我的脑袋已经够疼了……呃,我知道你也疼,乖,别吵了,我答应你了好吧,别让我的身体死了就行,它归你了……唉,真不甘心。”

“你在和谁说话?”

辛海萨一头雾水,回头看了一眼,旁边除了他以外没别人,顿时恍然——这人被他打得神经错乱了。

“你运气不好,遇到了我。”辛海萨再度释放念力,杀敌从不需要犹豫。

轰!!

下一刻,辛海萨只觉耳畔发出巨响,犹如撞钟般回音不止,大脑仿佛被人用锤子狠狠抡了一下,弗丁纹丝未动,反倒是他整个人飞了出去。

砰地一声,辛海萨摔在地上,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呆了一瞬间才回过神,骇然望向弗丁,一脸惊愕。

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弗丁像是变了一个人,气质截然不同,动作轻柔,慢慢拂去脸上的血迹,像是个女人一般,眼神却变得歇斯底里,带着一抹终于脱困的快意。

“我怎么觉得,遇到你反而是我运气好呢,因为我正愁找不到发泄的目标啊!”

弗丁……啊不,晨星浑身环绕着比刚才强了几十倍的澎湃念力,飞沙走石,声势惊人。

见状,辛海萨神色豁然剧变。

“喜欢打架是吧,老娘来陪你玩玩!”

晨星咬牙切齿。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