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五十年

光阴似箭,在外界只过了几分钟的时间,齐修所在的地底光罩洞内却是流逝了十载岁月。

齐修依然是一副维持十年之久的打坐姿势,眼睛紧闭,睫毛丝毫不颤,宛若石像人一般。

在他的不远处,小白恹恹的摊成一张饼状,仿佛身在太空一般,身躯毫无重力的漂浮在半空中,绕着齐修缓缓飘动着,时不时用幽怨的眼神望一眼齐修。

在角落边,放着一个透明色的鱼缸,大小看似跟普通鱼缸一样,内里实则面积庞大,盛满了海水、底部铺满了各种珍珠翡翠玉石灵石等珠宝,飘扬着些许海底灵植点缀,十分的珠光宝色、贵气梦幻。

小八变回了本体,盘缩在中央,闭着眼睛似是在睡觉,但时不时因她而激荡的海水却是诉说着她正在修炼。

忽然,她睁开了眼睛,乌黑的大眼灵动的转了转,看向齐修,发现齐修依然没有动静,她再次闭上眼睛,继续修炼。

小白耷拉着耳朵,心中叹了一口气,虽然外界只过了几分钟,但在这里面,可是正正经经的十年时间。

十年呐!

他十年没有吃到美食了!

想想就好心酸。

小白在心中默默的给自己鞠了一把泪。

他想出去,好歹能快点渡过时间,但他担心自己这一出去,万一触动阵法打扰到了笨蛋懒修修炼怎么办!

诶,真愁人!这时间怎么就这么慢呢。

为了懒修他真是操碎了心,等懒修闭关完毕,他一定要让懒修给他做大餐,恩……到时候一定要肉肉肉肉肉!

齐修紧闭双眼,对外界的情况丝毫不知。

此时,他广阔无际的丹田内,纯粹的元力已然转换成了另一种纯粹的能量,这种能量似乎包罗万象,里面蕴含了五种基础属性的元力,也拥有着法则之力、规则之意。

这就是本源力量,世界最初始的能量。

按理来说,齐修将元力转换为了本源力量,修为应该晋阶为圣尊,然后从闭关状态从退出来才对。

但实际上,齐修的修为依然还是帝君三重,他也没有从修炼状态中退出来,十分的奇怪。

时间飞逝,转眼又是二十年光阴。

齐修依然在打坐修炼,小八依然盘缩在鱼缸的中央,同样在修炼,到是小白,依然漂浮在半空中,但他不在睁着眼睛,而是闭着眼,团成一团打着呼噜。

忽然,齐修身躯周围的空间,出现了若隐若现的扭曲,丝丝充满毁灭、破坏的寂灭死气从齐修的身体散发而出。

这一变故瞬间惊醒了小白,小白两只耳朵竖了起来,刷的一下睁开眼睛,扭头望向齐修,看到他周围空间的变故,他瞪圆了眼睛,浑身毛发炸开。

“喵!!”

他的反应很快,一个闪身出现在了鱼缸的旁边,尾巴一卷,卷起整个鱼缸,带着鱼缸中的小八一起,消失在了原地,躲进了没进过几次的灵兽空间。

他们刚进入灵兽空间,齐修身周萦绕的寂灭死气轰然爆发!吞噬般的朝着四面八方扩散,直接将地面的土壤浸染成了一片毫无生机的死地。

不过,死气在触碰到光罩时,却是被阻隔了,无法在往外扩散一步。

不一会儿,整个光罩内的空间都被死气侵占了,偏偏死气无法突破光罩形成的屏障,只好不甘的往地底侵入,将土壤全部转为为了毫无生机的沙子。

不过,不等死气继续祸害土壤,齐修身上再一次爆发出一股能量,与之前的死气相反,这次的能量充满了如沐春风的生机,纯粹旺盛的生命力。

刹那间驱散了寂灭的死气,沙子转换回了土壤。

甚至有一颗桃核发出了嫩芽,眨眼间由幼苗长成了桃树,长出了桃花,结出了桃子,又因为无人采摘,桃子熟透后坠落到地面上,由充满生命力的能量激发,转眼,这个地底空间就变成了一片紧密的桃林。

紧接着,五种属性的能量从齐修的身体里蔓延而出,呈烟雾状,环绕着齐修顺时针旋转着。

又是一个十年。

光罩内,除了齐修所在的身周直径三米范围内依然光光如也,其他地方全部都被桃树占领了。

桃树枝弯弯曲曲,交纵交织,紧密无缝,粉白色的桃花儿纷纷扬扬的飘落,显得格外有意境。

就在这时,齐修身上的气势猛然爆发,气息节节攀升,修为有如神助,直接晋阶到了圣尊三重,神秘玄奥的法则之力、规则之意环绕身周,显得齐修整个人都越发的深不可测。

啵——

咔擦——

一声仿佛气泡破裂的声音响起,紧随而来的仿若玻璃破碎的声音。

齐修的气势猛然一滞,又猛烈的轰炸开,像是遇到了什么阻碍,被暴力的将之轰开了一样,他的实力从圣尊三重晋阶到了神位境界,然后又水到渠成的从神位一重升到了神位二重,这才停下继续疯长的劲儿。

随后,齐修身周的异象都消失了,他依然一副初始的打坐姿态,气息却是完全收敛,仿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

事实上,此时的齐修处于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他仿佛拥有了神之视角,从高空中俯视着整片大陆,将世界万物、芸芸众生均收敛在眼底。

他目之所及的是世界从初始至今的本源演变,一眼千万年,日新月异,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世间万物的寒暑春秋,都在一瞬间让他看了个全。

齐修心中似有所悟,沉浸在了这种顿悟状态中。

转眼又是一个十年。

小白小八已经出了灵兽空间,此时两货正在桃树枝间,分别捧着一个桃子,慢吞吞的啃着。

一片桃花从枝上飘落,摇摇摆摆的在空中打了一个转,落到了齐修的鼻梁上,轻轻一触,又飘飘扬扬的飘落,落到了齐修的衣摆上。

这微不可查的轻轻一触却像是将打坐中的齐修惊醒了一般,齐修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墨色的眼瞳中,蕴藏着浩瀚的宇宙,神秘的星海,时光的变迁,深不可测、深邃如渊,暗藏着无尽的危险,神秘玄奥。

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祗,淡漠威严,俯视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