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没想到

一开始,秦守、詹飞翼两人是有些疑惑齐修这话的,但是当他们吃进一口鸡肉后,瞬间就明白了他这话的意思。

鸡肉入口酥软,骨头入嘴即化,五香透骨,口齿留香,倾尽了艺道,那味道妙不可言!妙不可言!

两人瞬间就被扒鸡的美味俘获了,脸上露出了沉醉的表情,一口接着一口的咀嚼着,腮帮子一鼓一鼓。

秦守咽下口中的鸡肉,抽空点评了一句,说道:“色味偏细腻,肉烂骨酥,形色兼优,五香脱骨,味透骨髓超级好吃!”

说完,他又用筷子从扒鸡上夹下一块鸡肉吃进口中。

另一边的詹飞翼不甘寂寞,口中鸡肉还未咽下,就急急的发出几声呜咽,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因为口中未咽下的鸡肉而变得含糊不清。

最后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朝着齐修竖了竖大拇指。

齐修愉悦的朝他颔了颔首,表示自己收下了他的赞美,动作却是不停,麻溜的吃着自己面前的扒鸡,心中自恋的赞叹着,油而不腻,入口滑香脱骨,肉嫩味纯,真不愧是自己做的美食,果然好吃。

三个人,三只扒鸡,没过多久,就一人一只鸡的吃完了一整只鸡。

盘中只剩下嫩青色的生菜,除此之外,连一根骨头都没有剩下。

“嗝”

詹飞翼舒爽的打了一个饱嗝,下一秒他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巴,一副惊讶到不可置信的样子,仿若被五雷轰顶了一般,整个人都石化了。

他打饱嗝了他打饱嗝了他打饱嗝了他打饱嗝了他打饱嗝了他打饱嗝了他打饱嗝了他打饱嗝了他打饱嗝了他竟然打饱嗝了他竟然如此不完美的打饱嗝了他竟然就这么打饱嗝了他竟然真的打饱嗝了他

一瞬间,他内心被刷屏了,像是被一阵狂暴的龙卷风侵袭而过,只留下一片凌乱。

齐修拿出手帕擦了擦沾了油汁的嘴唇,见到他僵化的样子,戏谑一笑,问道:“吃饱了吗?”

“饱了。”詹飞翼下意识的回答,刚说完,他见到了齐修戏谑的表情,当即两只耳朵都红了。

秦守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刚准备添把火,下一秒就发现自己体内的元力松动了。

他神色一怔,到了嘴边的话就没了声息,注意力落到了自己的丹田上。

紧接着,他就发现,丹田里的元力不单单只是出现松动,而是出现了巨大的波动,像是卷起的海浪,汹涌喷涌又像是煮沸了的开水,沸腾翻滚了起来。

难得的,他脸上出现了错愕,随即就是欣喜,因为他发现,沸腾的元力开始自动运转,按照他修炼的功法途径,正有序的在运转。

这意味着,他的修为再次有了进展!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九阶的实力,每前进一步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啊。

秦守不在多想,摒除了杂念,开始专心进阶自己的修为。

在他一旁的詹飞翼也是如此,他也发现了自己体内的变化,当即顾不上被调侃的害羞,开始专心进阶。

齐修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对他来说,这只鸡能给他带来的顶多就是让他体内的元力泛起些波澜,然后稍微增加那么一丢丢的量,除此之外并无什么作用。

不过,看着两人毫无防备的进入修炼状态,齐修到是无奈的笑了一下,秦守也就算了,毕竟认识有些日子了,能放心他也能说得过去。

但詹飞翼是什么情况??

没错的话他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他们这是刚刚认识吧?就这么放心的在他面前进入毫无防备的修炼状态真的好么?就不怕他对他们做些什么不好的事情么!

齐修表示,他很是无语。

不过,他虽然在心中强烈的吐槽,但同时,也因为他们的举动而感到高兴。

不说旁的,就说被信任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不枉我做的扒鸡,这一次应该够他们往前进阶一级了”

齐修呢喃了一句,站起身,未免打扰进阶中的两人,他特意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放轻了自己的动作。将桌面上的碗碟叠起收进托盘中。

然后,他在两人的身周分别设下了防御罩。

然后,他端起托盘,走进了厨房。

事后两人从修炼状态中退出,还来不及高兴自己的修为进阶一级,就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护住自己安危的防御罩。

在想起是齐修做出的扒鸡使得他们进阶,当即两人心中就是一暖,承了这个人情,对于齐修的好感那是蹭蹭蹭的往上冒。

秦守没有想到,齐修竟然会做出这么一份美食,还是不求回报的请他们吃,原本他以为顶多就是像之前的那样,美味十足,但并不会对修为有非常大的帮助。

万万没想到齐修会送上这么一份大礼,要知道这么一份能提升修为的美食拿来拍卖的话,还是能提升九阶修士的修为。那是能卖出一个天价的啊!

这箱秦守十分惊叹,那边詹飞翼也很是心情复杂,如果说秦守好歹跟齐修有那么一些日子相识的情分在,他跟齐修可是刚刚认识。

刚认识就送来这么一份见面礼,简直不要太给力了!

原本他还以为齐修报出想要三只八阶雪花鸡是在为难他,心中还有些不悦,只是因为毕竟是自己夸下海口在先,就算对方为难他,他也顾着面子不好发作。

但是在真正吃到由八阶雪花鸡做的扒鸡后,他就彻底的服气了,心中那点不悦也在见到扒鸡的那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原来人家不是在开玩笑,不是在为难他,而是真的就是那么认真的。

原本,那样误会已经让他很是羞愧了,结果发现自己还是图样图森破,他万万没想到,惊喜的还在后面,他久未松动的修为不仅在当下松动了,还在当下突破了!

当即,他就拍了拍齐修的肩膀,以不容拒绝的姿态,塞给齐修一块令牌,认真的说道:“你竟然如此真心真诚的对待本殿下,本殿下也不会亏待你!从今以后,允许你以本殿下的名号行事。”

齐修微愣,还没反应过来手中就多了一块令牌。

看着手中华丽无比的紫色令牌,齐修神色有些微妙,这是打算做他的、呃、后盾?保护伞?

这么想着齐修表情越发的微妙了,手指不由自主的揣摩了一下令牌上的雕花纹路,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说类似从今以后老子罩着你!这样的话。

一般情况下都是他对别人说这类话的,没想到今天反过来了

不过,他也没打算拒绝对方的好意,送上门来的好处不要白不要。

不过,显然,他刚才的那一楞让詹飞翼误会了,以为他是不打算接受。

当即詹飞翼下巴一扬,有些强硬霸道的说道:“这是本殿下送你的,你敢不要?”

齐修刚回神准备接受就听到这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哪有人这样强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