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千二百章 困局

到了傍晚的时分,小二台说的申大人果然出现在了甲板上,毕竟还直直的朝着被关在笼子中的佘鱼走了过来。

在笼子旁边站定,他仔细打量着笼中的佘鱼,看了看,他面上露出了笑容,连连说道:“好好好,那么重的伤只用了几个小时就恢复了大半,不错不错!”

“把笼子打开,放我出去!”佘鱼见到来人走进,当即说道。

“不要开玩笑了,你可是我刚捕抓到的珍贵人形灵兽,怎么可能放你出来?”申大人很是不屑的说道。

佘鱼愣了一下,反驳道:“我不是灵兽,我是人!你抓错了。”

好吧,她没多想,没想过对方是故意将她说成是人形灵兽,只以为对方是抓错了,还想着对方能认识到错误,然后把她给放了。

“没有抓错,就是你。”申大人说完,就准备让人将她身上的血污清洗一下。

不过,还不等他这么做,就被笼中之人打断了。

就见佘鱼很是用力的一拳捶在笼子上,只是因为实力被封,这一拳的力道也就堪比普通人的力道,捶在笼子上,笼子也只是颤了一下就没了动静。

不过,却是吸引了申大人等人的注意。

“我说了,给我打开笼子!”

佘鱼加重了语气说道,面无表情着一张脸,目光死死的盯着申大人,那眼中迸射出的凶光格外骇人,被她盯着,仿佛是被一头暴怒之极的猛兽盯上了,一个不留神就会被撕裂咬杀。

“小姑娘,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讲话?”

申大人却是丝毫不畏惧,眼底带着不屑,别说对方此时被带上驭兽圈关在笼子里,就说没有,他作为一个天天与各种恐怖灵兽打交道的人,也不会畏惧一头还未成年的幼兽。

佘鱼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黑黝黝的大眼睛盯着他,看的申大人的心底也不由有些发毛。

不过,他面上还是一脸的淡定不屑,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在我的船上,你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商品,一头等待估价的人形灵兽!”

说完,他也不管佘鱼什么反应,转身就走。

笼子中的佘鱼眼中翻滚着浓烈的愤怒,她只觉得心中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血液仿佛逆转,身上还残留着的伤口飞速的愈合完好,眨眼间恢复的完全看不出痕迹了。

她的脸上涌现出两抹红霞,当然,那不是害羞,而是像被气的?

她后槽牙用力的咬紧,双手握成了拳头,脖子上青筋蹦起,黝黑的眼眸中逐渐染上了一抹赤红,一副无比愤怒的样子。

无形的气势从她身上散发而出,震的整个笼子都不禁抖动起来。

刚走没几步的申大人察觉到了不对劲,猛然转身望向身后,一看之下心中一惊,莫名的涌出一股不安之感。

不过,他对驭兽圈的威力无比自信,就算实力在强的人面对驭兽圈的威力下也只有被镇压的份!

所以,他这股不安刚刚出现就被他掐灭了。

果然,虽然笼子依然在被她的气势震得在颤抖,但也仅仅如此,那驭兽圈依然好好的待在她的脖子上,禁锢着她的实力。

如此,申大人是彻底安心了,他嘲讽道:“不要白费力气了,你是挣脱不开的!乖乖待在笼子里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一定要想着出来呢。”

跟在他身边的田管事也渐渐安心了,听到他的话,心中很是不以为然,有本事你去被关一下试试?

不过,他也就敢在心中诽腹一下,真让他说他却是不敢,毕竟,他可是很惜命的。

愤怒无比的佘鱼没有回答,她抬手抓住脖子上的驭兽圈,用力握紧,想要靠凭蛮力将之碾碎。

但是,她的实力被封,**力量被禁锢,这驭兽圈的材质又坚固无比,她的行为根本没有什么用。

见此,甲板上的人中其中一人忽然扬声问道:“申大人,需要我们教训调教一下,让她老实点吗?”

申大人侧头望了他一眼,眼中含着一丝赞赏,颔首说道:“可。”

说完,他转身,单手背在身后,气势十足的朝着船舱走去。

小二台也在人群中,听到这段对话,他面色微变,快走几步,拦在了申大人的面前,急急说道:“申大人,她的伤还没有好全,如果在被”

他的话未说完,却是无法在说下去了。

因为往前走着的申大人等人根本没有理会他,直接从他身边路过,将他当成了空气,留下他待在原地尴尬无比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噗好狼狈啊小二台,完全被无视了呐,哈哈哈”

在甲板上的人不知道谁嘲笑了一句,瞬间引起了一片嘲笑声。

笑的小二台涨红了脸,尴尬之余,又带着一丝羞耻和气恼,他看了看走进船舱的申大人等人的背影,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闭上,什么也没说,算了,反正说了也没有,申大人又不会听他的。

而之前提出意见说要给教训的人则是出列,意气风发的吆喝着周围的人准备教训人的工具,配上他龙套一样的模样,显得无比的狐假虎威。

小二台又想要阻止他们的行为,就走上前,来到了那人身边,劝阻道:“亮哥,算了吧,人家本来就受了重伤,还用刑的话,说不定就没命了!”

“哟小二台,以前调教那些灵兽的时候,也没见你有多心疼呀。”那人目光略带轻视的上下扫视了一遍小二台的全身,说道,“怎么?换个小姑娘就不行了?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啊!”

“灵兽跟人怎么能一样?”小二台反驳道,灵兽那只不过是畜生,跟人怎么能一样!

亮哥嗤笑一声,懒得理他,也懒得辩驳,扬手朝着不远处将刑具搬过来的人招呼了一声,才转头看向他,继续说道:“我可是在申大人面前放了话,你让我停下,可能吗?你想看我被申大人惩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