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阵法内

“那你们怎么不选择离开?”岑仓揉了一下鼻子,又问道。

“岛上一部分人已经离开了,去了另一座岛上生活,留下的都是些不愿意离开的人。”回答这话的是跟随的十几人中的其中一名老者,语气有些沧桑。

他说完,另一位年轻一些的男子不满的接话说道:“三叔,什么叫做离开?分明就是叛徒!我们跟那些败类不一样,才不会离开竹丰岛,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杀光所有草蛙!一定会重新振作起来!一定会打败芒俚岛的人!”

说到最后,他口吻激愤,看上去像个愤青。

说完,他扭头看向齐修岑仓两人,满是希望的问道:“两位仙长一定知道如何杀光草蛙的对吗?”

这话一出,其余的人差不多都用希冀的眼神望着两人。

然而不等两人回话,就见到带路走了近乎半个小时的岛主忽然停下了脚步,说道:“到了。”

齐修两人跟着停下脚步,目光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前方,默契的假装没有听到年轻男子的问话。

他们可没法保证一定能杀光岛上全部的草蛙,这难度就像是你想捡光岛上所有的沙子一样。

如果硬要杀光的话,齐修是能做到,但那么一来,这座岛也就废了!

那样的话还不如干脆放弃这座岛算了,或者是……直接毁掉?

再说了,听对方的意思,情况似乎有些复杂,他们可不想胡乱做承诺。

“这里是哪里?”岑仓抽吸了一口烟,疑惑的问着,目光环视着四周。

前方明显是一个村落,只是是个残破的村落,房屋全部都是破破烂烂,不是这里露个洞,就是那里缺一角,或者是直接倾塌了一面墙壁、木门摔倒在地上,布满了灰尘,很是残破,一看就是久无人居住的样子。

但是,这一路上他们已经看到了许许多多这样残破的房子,每一栋都被草蛙占据,并没有什么好稀奇的,这带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到是齐修心中一动,散出了精神力往前蔓延而去,果然,在蔓延出两三米的时候,精神力仿佛被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

前方被设下了防御阵法!

齐修眼中划过一抹‘果然如此’的神色。

阵法威力不大,他要想破开的话,不需要用到阵法知识,仅靠蛮力就能轻易破开。

不过,他并不打算这么做。

齐修将精神力收了回来,继续维持着‘冷漠’、‘不好相处’的人设。

在场的人并没有发现他刚才已经用精神力探出来了,见到他们没有回答问题,十几人均是有些失望。

不过,他们并没有说什么,岛主牵强的笑了笑,说道:“两位仙长请稍等。”

说完,他示意了一下那名愤青一样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一言不发,沉默的上前,双手捏了一个法诀,前方空间一阵扭曲,周围残破的村落像是幻觉一样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倒扣着的半圆形透明庞大罩子。

罩子有三层楼那么高,直径长数上千米,上面隐隐闪烁着琉璃般的光彩。

这是一个防御阵法。

岛主说道:“这里面是岛上唯一没有被草蛙占据的地方,也是岛上的人唯一居住的地方。”

说完,他朝着防御阵法上面显现的那一个洞口一指,恭敬的说道:“两位仙长请。”

他的态度恢复了一开始的那种谦卑,仿佛刚才跟岑仓聊得兴起投缘的不是他一样。

齐修没有多说,抬脚走了进去。

跨过了防御罩上的‘门’,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这个空间是一个大约直径一千多米的圆形面积,里面没有一只草蛙,只有紧密挨着的简陋房子,以及种植着蔬菜水稻的田地。

还有聚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看上去很是拥挤。

尽管如此,但里面并不凌乱,相反十分有秩序,人群相互之间也分工很是明确。

壮年的男子都在田地里耕田种植,老人家则是坐在家门口编织着篓子,女子们也都穿针引线织着衣衫,孩童也很乖巧的没有嬉闹,而是不分男女的在空地上练武。

还有十几户人家那简陋的屋顶炊烟口冒出了的袅袅炊烟……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们的进入,好多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扭头看了过来。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寂静,仿佛掉根针都能听到声音。

齐修神情微愣,一下子站在原地不动了。

倒不是被这气氛唬住,也不是因为没有想到里面会是这样一副场景,而是,他没有想到里面的人竟然会这么瘦!

一个个均是面色蜡黄,头发枯糙,脸颊瘦的凹进了两个坑,浑身瘦的像是皮包骨似得,衣服穿在身上空荡荡的,仿佛一阵风吹过都能将人吹走。

还有那露在外面的手,瘦的像是鸡爪,上面一根根的青筋很是狰狞,看上去又很是脆弱,仿佛轻轻一弯就能将手折断似得。

这一大群的人个个都是如此,走出去都能吓死一大片的人,齐修第一眼看到还以为看到了活生生的丧尸。

岑仓紧跟着齐修的脚步走进来,一看之下,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些人,看上去简直鬼气森森!

即使,他们的表情貌似挺正常。

“让两位仙长见笑了。”

岛主也走了进来,见到两人直直的站在原地,顿时扯出一个笑脸,歉疚道。

齐修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岛主,眼中带上了一丝深意。

不过很快,他就收回了视线,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声:“无事。”

岛主心中一紧,呼吸微不可查的乱了一拍,但他仔细看了看,发现齐修神色如常,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仿佛之前看到的那抹‘深意’只是他的错觉。

正当他犹豫不定是不是自己眼花时,人群中走出来一名裸着上半身的青年,来到了岛主的身边,喊了一声:“父亲。”

青年身形很消瘦,但比起其他人要好很多,至少他脸颊上还是有肉的,裸露的上半身也能看到肌肉,而不是全是排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