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怪罪?不存在的!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怪罪?不存在的!

他也知道加上自己的话,雷劫的威力会增强,但要他什么也不做那是不可能的!他宁可面对威力再次翻倍的雷劫,也不想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要是能渡过就最好,要是不能……他也只好拼着自己的一身修为给自己跟懒修搏一个存活机会!

他自然是将严峻的情况告知了小八,而小八当时就内疚不安的想哭了,她以为如果不是她提议,齐修就不会想去接触雷之屏障,这样齐修也就不会这么措不及防的渡雷劫。

齐修被小八搞了个措手不及,听到她的话懵逼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抬手将小八从自己的脸上扒下来,安慰道:“小八,我没事!你也没有做错什么,不需要道歉!当我来到雷海就已经注定了我要在这里渡雷劫,跟你没有关系。”

小八待在齐修的掌心,泪眼汪汪的望着齐修,虽然被齐修安慰了,但之前对齐修身处危险情况的担惊受怕以及无法帮上忙的懊恼,依然让她控制不住一噎一噎的掉下了金豆子。

齐修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脑袋,一边挥手撑起了一道雷之结界,——此时齐修挥出的雷之结界可不像之前那么弱了,现在的雷之结界就算是雷海降下的雷也能十分轻松的挡住。

周围的环境已经恢复了齐修渡劫前的样子,海水汹涌澎湃,雷电噼里啪啦的劈下,狂风呜呼呜呼的呼啸着,看小八貌似因为周围环绕的威压而难受,齐修这才放出了结界。

然后,齐修再次在心中呼唤了系统。

这次系统给了回应,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宿主……要注意形象啊,像个乞丐似得一点儿也没有逼格。”

此时齐修的形象可不怎么好,长发像个爆炸头似的竖起,身上的皮肤表层紧贴着一层厚厚的黑红色痂茧,这是齐修之前渡劫时被雷劈焦褪下后的死皮和流出的鲜血结合而成。

在齐修重铸**后就紧贴在了新皮肤的表层,看上去就像是身上覆盖了一层凹凸不平的焦炭,十分难看。

而他的衣服还是那一套高级厨师套装幻化的衬衫加沙滩裤,衣服上倒是没有什么血污,也不显脏,就是有些皱巴巴的,像是揉皱了的报纸,显得无比落魄。

齐修才不管他说的话的内容,听到他的应声,面上一喜,很是高兴的说道:“看来咱们都活下来了!”

他可是知道渡劫的时候系统一直在帮助他,如果不是系统弄出来的那个金色液体,光靠他的美食他可没把握能渡过雷劫。

之前虽然能感受到系统还在他身上,但长久呼唤没有得到回应,还是让他忍不住担心。

此时听到系统的回应,他才不管系统说了什么,能回应就是最好了。

“是啊,都活下来了。”系统回道,语气中带着一抹庆幸,那样的雷劫,能活下来真的是运气好。

说起雷劫,系统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啊宿主,是系统没有及时发现问题所在,害的宿主什么也不知道就遭遇这么强的雷劫。还在什么也没搞清楚的情况下建议宿主用雷淬体,不仅如此,还作死的建议宿主去掉高级厨师套装……”

越说到最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语气十分低落,“明明应该察觉到的危机没有发现,这个危机还有系统的一部分责任,作为系统真是太不合格了……”

齐修心底一软,不说他本就没有怪罪系统的意思,就算他对系统有怨此时也消怨了,要不是系统,他此时指不定已经烟消云散了。

他这么想着,也这么说了,道:“我没怪你,跟你没关系,这是我必须要经历的一劫!就算你提醒了我我也一样要渡劫。而且,要不是你帮我,我也不一定能渡过雷劫,真要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

“那不一样!如果我提前提醒了你,那你就能提前做好准备,这样你就不用渡的这么九死一生。”系统反驳道。

如果他能提前察觉,他就不会让齐修进入雷海后在渡劫,而是渡完劫在进入雷海。

只要不进入雷海范围,雷劫的威力就会削减三分之一,剩下的齐修再做些准备,这样就算不用出紧急模式,齐修也有七成把握渡过雷劫。

就算最后依然不得不启动紧急模式,但也不会像这次这么艰难。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这个渡劫的人都没有感应到雷劫的到来呢,你没发现也是情有可原的事。”齐修有些头痛的说道。

他是真的没有怪罪系统的意思,就算一开始他晕过去的时候在心中怨念系统坑爹,那也是因为那时他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他当时以为系统是故意说轻了雷电的威力,就是为了以防他怕痛而拒绝用雷电淬体,或者是像以往一样,坑爹一把,给他增加一下任务难度。

就算是当时他也只是以为系统失算了,坑爹过头,以至于造成他那副苦逼情况,所以才会在心中‘怒吼’,而不是因为怀疑系统算计他、居心不良、故意害他什么的而愤怒。

等他晕过去后了解了事实真相,他就知道这不是系统坑爹,而是突发情况,谁也怪不了!

不然难道要怪系统,不应该带他穿越?

还是应该怪他,不应该来雷海?

或者是怪系统,不应该为他屏蔽天道?

还是要怪他,不应该进阶王境?

再或者是怪天道,不应该降下如此恐怖的雷劫?

这没法怪啊!

齐修一手捧着小八,一手摸着她的脑袋做安抚,同时,他还在心中安慰着系统,好说好歹,总算是让小八止住了金豆子,让系统不再心生愧疚。

齐修悄咪咪的松了一口气,看向悬浮在他面前安安静静不说话、看着他安抚小八的小白,他突然有些感动,艾玛,突然发现小白平时熊了点、二了点、疯了点、幼稚了点……但关键时刻还是很靠得住的嘛!

别以为他不知道当时小白的想法,别忘了他们可是契约关系,小白的打算他怎么可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