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尿

  齐修自然看出了她的不以为然,也不在多说,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才懒得做。

  那名下海查探的男子在周围绕了几圈,自然看到了那一片蛞斗蛋蛋空了的地区,当即面色就变了,转了一圈,直接往上游,显然是去禀报了。

  “看来我猜测的没错,这一片蛞斗蛋蛋就是海贼们特意留下的储备粮。”

  齐修看着准备游上去的男子,摸着下巴,说道,“就是不知道海贼有没有家养蛞斗兽。”

  “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小白浑不在意的说道,抱着生的蛞斗蛋蛋,一指甲戳在蛋的顶端,“咔嚓”一声,直接戳出了一个洞。

  接着,他又用指甲将这个洞抠大了一圈,脑袋一低,舌头往洞里一伸、一舔、一卷,吸溜了一口清澈的蛋白汁。

  蛋汁刚入口,小白就一脸吃了屎一样的张口将之吐了出来,随手将手中抱着的蛋往前一扔,生无可恋的趴在甲板上,虚弱的说道:“好难吃,好难受,一股腥味,本大爷感觉中毒了。”

  齐修眼睁睁的看着那枚有着一个洞的蛞斗蛋蛋被小白大力扔出水之结界;

  眼睁睁的看着那枚蛞斗蛋蛋从那名准备往上游的男子面前划过;

  眼睁睁的看着那枚蛋不仅从男子面前划过,还在人家面前留下一道由蛋液划出的透明白痕;

  眼睁睁的准备往上游的男子停下身形,目光追随着那个蛋;

  最后,眼睁睁的看着那名男子将头扭向了这枚蛞斗蛋蛋飞来的方向……

  “!!”齐修,说好的低调晚上再行动呢?

  “≧?≦”诺雅,干得漂亮!这样就有理由弄死对方了!

  “⌒_⌒”系统,我就笑笑。

  男子看了看那枚蛞斗蛋蛋,又看了看蛋飞射来的方向,满脸都是见了鬼的表情。

  “前辈,让我们弄死他吧。”诺雅眼神晶亮,笑容嫣嫣的说道。

  齐修嘴角一抽,还不等他说什么,那名下海查探的男子也不知道脑补了些什么,就这么被吓的屁股尿流了!

  真的屁股尿流!

  齐修超优的视力让他清晰的看到对方裤裆里流出了一摊黄色的液体,跟周围的海水融合在了一起……一起……起……

  “……”齐修忍不住眉头跳了跳,额头蹦起了数个大大的井字。

  卧槽!一想到海里有尿,齐修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而那名男子可不知道齐修的想法,他只知道自己见鬼了,就算不是鬼,一想到有一个看不见的敌人藏在暗处,他就吓尿了。

  想也不想就四肢并用,使出了吃奶的劲往上游,一点儿也不探究是什么原因。

  下海的时候他的速度是慢悠悠的,有一种消极怠工的感觉,但是上游的时候,他的速度飞快,完全是在拼命,不一会儿他就快要接近海面了。

  齐修控制着水之结界,带着帆船跟在他身后,脸色有些难看。

  “你怎么了?”诺雅不解。

  齐修没有回答,他总不能说一想到对方在海里撒尿了就浑身不舒服吧?

  齐修没有回答,但唯恐不乱的系统回答了:“因为那人在海水里撒尿,他洁癖发作了。”

  “……这有什么好介意,海底生活着数不尽的生灵,这些生灵吃喝拉撒都在海里,也没见你介意啊。”诺雅完全不能理解齐修的想法,只不过是一泡尿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

  要知道就算是她,生理排泄也是在海里,只不过她现在修为已经是七级,并不需要怎么排泄了。

  齐修眉头跳了又跳,这让他说什么好?!

  此时,他无比庆幸自己每次下海都有用水之结界包裹全身,没有让海水沾身。

  忽然身边传来一阵水流声,然后齐修超优的嗅觉就闻到一股清香。

  转头朝着水声传来的方向一看,齐修顿时就愣了。

  他看到小白正站在不远处的船边,抬着脚,对着船板尿着……尿着!

  “小白!”

  齐修瞪了瞪眼睛,喊了一声。

  小白扭头看向他,眼神无辜,轻哼一声,一边尿一边无辜的说道:“本大爷难受,要尿尿。”

  哼,让你无视本大爷!让你不管本大爷!本大爷就在你船上尿尿,看你还理不理本大爷!

  吃了一口充满腥味的蛋液生无可恋却没有人理的小白赌气一般的想道。

  “……”熊孩子!

  齐修脸皮是抽了又抽,累觉不爱,明明不是猫为什么性子这么像猫?!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缓着自己的心情,默念着不要跟小孩子计较不要跟小孩子计较……

  总算是将心中的抽搐给平缓了。

  他望着撒完尿的小白,默默的上前两步,伸出一只手,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他后脖颈上的皮毛,往上一拎,就这么拎了起来。

  另一只手掌心朝上,弄出了一个大水球。

  他直接将小白塞进水球中,只露出一个脑袋在水球之外,然后控制着水球中的水自动旋转,像是洗衣机洗衣服似的,就这么用神水给小白洗了个澡。

  然后将水球往小白撒的那泡尿上一扔,齐修这才舒了一口气。

  小白也不在意自己身上湿漉漉的,看着齐修的这番动作,他很是得意的扬着下巴,说道:“臭懒修,看你还敢不敢无视本大爷。”

  齐修心中哭笑不得,面上却是板起了一张脸,将小白往地上一丢,没好气的斥道:“你是笨蛋吗?就为了这种小事情就随地撒尿,平常教你的礼貌就是让你大庭广众之下遛鸟吗?礼貌都去喂狗了吗?”

  小白有些心虚,总觉得自己底气不足,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甩了甩身上的水珠,张牙舞爪的就呛声扯道:“你懂什里,本大爷的尿可不是普通的尿!你有见过冒清香的尿吗?说是灵泉水都没人怀疑。”

  “本大爷身上每一个部分都是好东西,就算是尿,也有无数人争抢着要喝!本大爷这是特意尿出来给你收藏,你还不快感谢本大爷!”

  小白越说越有理,说到最后,他完全就是一副‘你简直赚死了’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