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九百七十六章 讨论

“不管他们怎么样,现在重要的是我们该怎么样!”林昂端起豆浆饮了一口,说道,“老板不在,店里可只有我们,一楼的生意不用管,蛋糕的存储量还挺多的,而且芷烟也

会做蛋糕,这个不用担心。但是二楼……”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在在场的几人身上扫视了一圈,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二楼的生意靠你们可撑不起来。”

他这话一说,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二楼的生意从来都是靠齐修撑起来的,毕竟他们的厨艺在齐修那里根本没有合格,他们做出的菜也不可能在二楼销售。

现在齐修直接将二楼的生意甩手交给他们,他们一时也不知道齐修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我记得,老师不是做了许多要在二楼销售的菜放在静置柜子里面吗?”沈乐一边啃着碗中的水饺,一边疑惑的开口说道,“那些菜难道不足以应付今天的销售吗?”沈乐内心想法:说实话,自从跟着老师以后,他学会了许多新奇的词语,像是上班、销售、营业什么的简直小case,他现在已经能够完美运用了感觉自己棒棒

哒!“我赞同林昂说的,我觉得老板最后说的那句话好像很有深意。”白玄一边啃着包子,一边分析道,“如果只要我们将静置柜子里的菜拿出来销售,老板可以直接说明,

但他说的是你们看着办这种临摹两可的话。你们难道不觉得话中有话吗?”

好吧,这个问题一出,原本觉得沈乐说的有理的人纷纷调转了箭头,认为白玄分析的有道理。

“你的意思是,这是老板给我们的试炼?或者说是考验?”王争面上露出了思索,仍旧有些将信将疑的问道。

“我是这么想的。”白玄说道,一口将手中剩下的最后一口包子咽下了肚子,砸吧了一下嘴巴,“想必林管事也跟我想的一样吧。”

虽然是是疑问,但他说的很肯定。

林昂点了点头,赞同了他的话。

“挑战吗,真是令人热血沸腾啊!”伍卫单手握拳,在身前的虚空中有力的一挥,一副热血上涌的样子。好在他身上的那身绿皮装被齐修强制否定了,现在穿的一身短褐还是挺正常的,虽然袖口、裤腿位子被绷带缠了好几圈扎的牢牢的有些怪异。但总体来说还是不

错,做出这么个动作也不会让人觉得很奇怪。“我觉得两者一半一半。”芷烟喝着碗中的豆浆,用着嘶哑的声音淡淡的说道,“就算我们什么也不做,直接将静置柜子里的美食取出来销售,老板也不会说什么。同样

的,就算我们将这当成试炼也不是不可以。”

芷烟的话很好理解,就算是沈乐也明白了,他撇了撇嘴,嘀咕道:“如果将这当成老师给我们的考验,那静置柜子里的那些美食就是给我们的退路咯?!”

“没错!”

白玄打了一个响指,竖指朝着沈乐一指,哼笑一声,说道,“猜对了呢,小鬼!”

“不要叫我小鬼,我有名字!”沈乐很是不爽的瞪了白玄一眼。

白玄敷衍的应了两声。

沈乐暴躁了,当即准备嘲讽两句。然而还不等他开口,林昂就清咳两声,开口打断道:“姑且当它是试炼,咱们现在该考虑的是在不用静置柜子里的美食的情况下,我们该怎么支撑起二楼的生意?

”“根本不可能,老师的厨艺无人能代替,如果端上的是你们做的菜,一上桌就会被识破,根本不可能蒙混过关,也不可能让顾客接受。”沈乐摇头否定道,“要我说,肯

定是你们想多了,明明只要将静置柜子里的菜拿出来销售就可以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王争大口大口的吃着煎饼果子,腮帮子吃的一鼓一鼓,说的话也有些含糊不清。

“你们也这么觉得吗?”白玄看了他一眼,又看着在座的各位一眼,双手一摊,说道,“我坚持我的想法。”

“哼!”

沈乐冷哼一声,用勺子勺起一个水饺,用力一咬,咬下大半个在口中使劲的咀嚼着,眼睛却是直勾勾的望着在座的人。

芷烟看了两人一眼,一个坚持这是试炼,一个坚持是想多了,而她选择保持沉默,站了个中立。

“我赞同白玄的。”林昂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个话题一开始就是他提出来的,这个时候要是想置身事外保持沉默却是不行了。

“跟我没关系,我就是个小二。”

王争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反正他只负责给顾客点餐、端菜,外加收盘子,做菜什么他才管不着呢。

伍卫端起自己的那一碗豆浆,豪爽的一仰头将豆浆倒进了口中,随即将空碗往桌上一放,说道:“为什么不听一听舞儿姑娘的意见?”这话一出,在场的几人都愣了一下,谁都知道舞儿是小店的护卫,负责小店的安全,只不过平常舞儿很特立独行,不会跟他们一起行动,就连吃饭也只是偶尔才会跟

他们同桌。

虽然见谁都是笑盈盈的样子,看上去脾气很好、很好相处,但他们最不了解的就是舞儿了,所以一时他们还真没有将舞儿算在里面。

此时听到伍卫的话,在场的几人都将注意力转到了舞儿的身上,可惜舞儿此时并不在一楼,而是在二楼。

“而且,”伍卫还在继续说,“小白大人不是老板的契约兽吗,对于老板肯定比我们要熟,我们也可以问问它,老板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下几人的视线当即转向了旁桌,可惜,原本在桌面上用餐的小白、小八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见到这一幕的伍卫很是奇怪的说道:“明明之前还在那里。”

白玄吃完自己那份早餐,拍了拍手,站起身说道:“我更确信我的猜想了,这就是一个试炼。”他们刚才的对话肯定已经被小白、小八听见了,但它们却选择了离开,这说明了什么不是显而易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