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九百一十章 人渣 下

天*天*小*说m.贾胜变得无比强硬,他必须完全听从贾胜的话,贾胜让他做什么,他就必须做什么,不能反抗,不能顶撞。

因为一旦反抗,就会受到贾胜给予的惩罚,像是搅乱他精神力,让他感受到无限痛苦的手段只能算是小手段。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曾经漠视他的贾胜开始“重视”他了。

贾胜会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拿他出气,像是火烧、鞭刑、虐打等等手段,层出不穷。

他怀念曾经那个漠视他的贾胜,也懊悔自己去查询这些问题答案的行为,甚至祈求贾胜原谅,但是这些并没有什么用,他每天依然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是在这段痛苦的日子里,贾胜断断续续的告诉了他一切,是贾胜欺骗了他的母亲、杀死了他的母亲,也是贾胜将他变成现在这幅别人看不见的样子,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贾胜一时兴起,想多一个

好用的工具,又恰好有这么一个秘术,所以这么做了,仅此而已。

这下轮到男孩变了,他心中的憎恨与日俱增,他不在祈求贾胜原谅,而是将自己的所有想法压在了心底最深处,像个木偶一样的听从贾胜的话,安静乖巧天真,只是因为这么做贾胜会少打他一顿。

偶尔,贾胜会让他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腌脏事,因为没有人能看到他,他每次都完成的很成功,也因为没有人能看到他,就算有人怀疑背后主使是贾胜也找不出证据。

这样的生活男孩足足过了七年,直到贾胜吩咐他进入饕餮塔,捣乱齐修的试炼,杀死齐修。

为了能让他更好的完成任务,让他更好的影响饕餮塔的评价,贾胜还将自己对饕餮塔的控制权交给了他。

男孩一开始确实是如往常一般按照贾胜的吩咐在做,不仅影响了一层饕餮塔的的评价,将评价的要求直接提升了一大截,还在二层添加了难度。

在知道自己的实力杀不死齐修后,他就将待在七层的巴壁兽放到了三层。

但可惜,这些麻烦都没有难住齐修。

一直到四层的冰淇淋,男孩在品尝了芒果冰淇淋以后,他猛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有了重力。

然后是那道芦笋虾仁,吃了以后男孩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更为的有重量了,甚至与贾胜之间的精神联系也变得若隐若现了。

发现这一点后,男孩心跳徒然加快,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原本他还以为能借助饕餮塔的能量用文字跟别人对话已经是惊喜。

不,应该说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吃东西。

在以往多年里,他因为不需要吃东西,也因为贾胜的命令,他一直都没有吃过东西。

不,不应该说没有吃过东西,而是没有吃过附有浓郁灵气的东西。

一个疯狂的念头不可遏制的在他脑中升起,他渴望脱离贾胜的控制,渴望获得自由……

“所以,你才会想让我在七层做一道附有浓郁灵气的灵膳?”齐修食指在椅子扶手上一下一下轻点着。

“对,我想试试……”想试试能不能摆脱贾胜的控制。

男孩垂着脑袋,浑身散发着孤寂的气息。

全世界只有贾胜能看到他、能跟他说话,这样的生活他受够了!他宁可消失、宁可全世界的人都看不到他,也不希望受到贾胜的控制。

但可惜,他的生死握在贾胜的手里,他想自杀、想死也死不掉。

好不容易有机会能拜托贾胜的可能,他这么甘心就这么放过!

因为不甘心,所以,他借助饕餮塔的力量暂时截断了其他人对饕餮塔的控制,也阻断了贾胜对他的控制。

但可惜,他最后还是失败了。

虽然他成功的在众人面前凝实了身体,但他并没有摆脱贾胜的控制。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贾胜不知是因为不能还是不想,面对他的反抗竟然只是惩罚他,而不是弄死他。

齐修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到男孩的身边盘腿坐下,抬手像是拍小白一样的拍了拍男孩的脑袋。

在男孩看过来的时候,齐修缓了缓脸上的表情,朝他露出了一个带着暖意的笑容。

即使什么也没有说,但男孩却是鼻子一酸,眼中泛起了水雾,他猛然转回头,低下脑袋,却是不舍得甩掉脑袋上的那只手。

齐修收回手,说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要露出那种恨天恨地恨世界的表情,丑死了。”

“你最好看了!”

男孩一噎,抬头睁着那双眼眶泛红的眼睛怒视着齐修,张口说着反话。

谁知,齐修听了这话,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十分自恋的说道:“对,我最好看!你眼光不错。”

“不要脸!”

男孩简直气乐了,控诉道,心中那些恨意痛苦的情绪顿时不翼而飞了!

恩,不翼而飞。

“多谢夸奖!不过,我这不是不要脸,而是叫做自恋。”齐修斜视了他一眼,“这都不知道?!”

齐修的最后一句话似乎是戳中了他的伤疤,男孩眸光一暗,哼道:“又没有人教我过。”

“没人教你,那你怎么会写字?怎么会说话?”齐修戏谑道。

“当然是我自己学的,自己看的。”男孩不满的说道。

别人看不到他,但他可以看到别人,也可以听到别人讲话,多听听他渐渐的就会说话了。

至于会写字,那是他九岁的时候,他将贾胜给的任务完成的很成功,贾胜心情很好问他要什么奖励,他提出来要求要识字。

贾胜答应了他给他买了一本孩童启蒙读物,他就是看着那本书自学学会了识字。

“那你很聪明啊。”齐修夸道,抬手朝着男孩的脑袋就是一记摸头杀。

男孩的神色怔了怔,泪眼汪汪的望着他的那只手。

齐修动作一僵,随即竖起食指戳了戳他的脑门,说道:“我又没用力,你哭啥啊。”“你是第一个除了贾胜以外跟我说话的人,也是第一个对我这么亲切的人!”男孩一脸感动的说道。天*天*小*说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