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八百二十四章 撞树了……

相反,鹰皇心中那个气,他急着去处理那只进入深渊的人兽,要是因为这只人兽导致深渊其实没有危险的消息传出,那可就惹出大麻烦了。

偏偏这个时候祁莲来了,还是掐着这个紧要关头来,他当然是想直接甩脸色让对方滚蛋,但对方在狮城的身份举足轻重,而且实力强大,他根本奈何不了对方。

再说了,比起那只人兽,显然面前的这个祁莲更加深不可测,也更加需要重视,要不是深渊的消息关系重大,他不能让除他以外的天兽知道,他根本不屑于亲自动手去杀那只人兽。

祁莲拖着鹰皇,足足聊了半个小时,这个半个小时,祁莲不动声色的打探着龙血树的消息,而鹰皇忍着不耐敷衍着。

直到半个小时候,祁莲脸上挂着淡笑离开了。而在祁莲离开后,鹰皇黑着脸,心情不爽的摔了祁莲送的那个盒子,然后朝着青树飞了过去。

齐修可不知道祁莲给他争取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也不知道鹰皇正朝着深渊飞来,他只知道,在进入裂缝后,他的视野就变得一片漆黑。

明明是睁着眼睛,但看到的只是一片漆黑,就像是变成了瞎子一般。

除了视觉,其他的四感也是如此,先不说味觉,就说听觉,耳朵听不到丝毫的声音,只有无边无际的寂静。

鼻子也嗅不到一丝一毫的气味,触感也没有丝毫的感觉,仿佛自己整个人都融入了黑暗,与黑暗化为了一体。

但是齐修动了动手指,又动了动身躯,完全可以明确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齐修散出了精神力,瞬间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黑暗,就算是精神力也只能感受到一片黑暗,周围除了黑暗,什么也没有。

“咳咳。”齐修清咳了两声,黑暗中响起了他的清咳声。

接着,他低头一看,当即就看到了脚下方一片白茫茫,这情景就跟他一开始掉入颠转世界遇到的情景一样,白与黑分界明显,白光无法驱散这片黑暗,黑暗也无法吞噬白光。

唯一的区别恐怕就是当时的他掉入了白光中,此时的他静立于黑暗中。

齐修看不到周围的情景,不管是白光中,还是黑暗中,他都无法看清,就算是用精神力也不行,自然,他也没有看到连通了黑暗与白光的青树,仿佛被橡皮擦抹去了一般。

齐修收起了精神力,大脑快速思考,青树不可能消失,他看不大青树只有两个可能,其一就是他的感官被欺骗了,其实青树就在附近,只是他看不到而已;其二,他的位置被转移了,青树不在附近。

这两个可能齐修更偏向于第一个,所以,他果断的开始计算自己此时与青树的方位,没有错漏自己从进入裂缝以后的每个动作,将自己与青树只见的位置在脑中虚构了出来。

“是这边。”齐修呢喃,微微朝着左边一个侧身,笔直的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嘭!”

一声闷响,齐修像是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前进的身形被迫停了下来。

卧槽!

齐修一把捂住鼻子,倒吸了一口气,眼泪水都差点要蹦出来了。

“噗哈哈哈……”

肩上的小白笑出了声,小巧的身躯笑的一颤一颤。

“什么鬼!”

齐修嘴角一抽,一手揉着鼻子,一手按了按胸口,要不是他体质好,刚才那一撞足以让他的鼻子骨折掉。

他抬眼看向前方,然而前方只有一片黑暗,他顺势放出了精神力,但他什么也没有查探到。

无奈,他收起精神力,一手揉着鼻子,另一只手抬起往前摸去。

这下有了反应,仿佛摸到了一堵墙,他上下左右的摸了摸,掌心下传来的触感仿佛鳞片状开裂,又有着深纵裂,带着一丝粗糙质感。

齐修顿时就知道,这是树皮,青树的树皮,所以,他这是撞树了?!

他无语,揉了两把鼻子,等到鼻子的疼痛消去,他两只手都开始摸索青树的树皮表面,然后往上攀爬。

竟然是要到青树的顶端,又是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他当然是准备爬树上去咯。

这办法虽笨,但确实好用。

齐修双手双脚齐用,朝着树顶上攀爬着,他的速度不慢,但也没有非常快,毕竟他也要找准方向不让自己偏移。

另一边,在鹰皇跟祁连瞎聊的时候,在齐修爬树的时候,十二支人兽族群也开始行动了。

每一支都在各自领头人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纠集了,然后又在领头人的带领下进行着开启战斗的准备。

其中靠近鸟城的两支人兽族群任务最为关键,他们需要负责打探鸟城的消息,准确的说是打探有关青树的消息,再准确一点,是关于水之精灵的消息。

如果水之精灵出了意外,那么他们就会对天兽发起进攻!如果没有……他们依然会进攻,只不过目的会以找麻烦为主,而不是消灭对方。

“鸟城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某只人兽郁闷的对着身旁的五只人兽说道。

他们六只人兽是第九支人兽族群中打探情报的存在,实力虽然不是很高,但是逃命本事、伪装本事、收集情报能力都还算不错。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视力都挺不错,虽然无法做到鹰皇那种程度,但比起一般的鸟族天兽都要优秀很多,看到的距离也更远。

“确实,还是跟以往一样。”另外五名人兽中的其中一只撇了撇嘴,说完还打了一个哈欠,显得十分懒散。

“啊,不知道领头人究竟想要做什么?”又是一只人兽开口,他神色带着一丝苦恼,似是在思考什么,但又似乎完全想不明白的样子。

第九支人兽族群就是靠近鸟城的那两只人兽族群中的其中一支,而这六人兽躲在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看看鸟城有没有什么大行动,或者是有没有出现什么恐慌的情景。

这样的行为被称之为——监视。“谁知道,我可是听说第八支也跟我们一样在纠集族人,似乎是有大动静。”六名人兽中的其中一只说道,说话的同时,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神色带着一丝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