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七百七十三章 鞭打

“啪!”

鞭子打在笼子上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声音。Ww.la鞭子被笼子挡住,笼中的赤没有受伤,但牛头天兽的举动明显刺激到了赤,将赤激怒了。

“有种放老子出去,老子一定咬死你!”

赤四肢落在,在笼子边不断朝着牛头天兽大骂,他脖子上的锁链被摇晃的哗啦作响。

只不过他的骂声在牛头天兽的耳中就是他不断的发出愤怒的吼声,就算是刚才齐修跟这几只天兽的对话,恐怕在天兽的耳中都只是互相朝着对方吼叫而已。就像人兽听不懂天兽的语言,天兽同样听不懂人兽的语言,只不过,比起人兽的完全不懂,天兽要好很多,至少还是有一部分天兽是专门研究人兽,知道人兽想要表达的大致意思,甚至有的牛逼点还

能听懂人兽的话。

牛头天兽虽然听不懂,但他跟人兽生活久了,大概也能懂人兽想要表达的意思,比如现在,他就知道笼子中的这只人兽是被自己的举动激怒了。

对此,他不仅没有害怕,相反还像是找到了可以发泄心中憋屈的办法,骂了一句“畜生”,甩着鞭子来到了墙边,口中骂骂咧咧的嘀咕道:“也好,老子心情很不爽,正好那你们出气。”

在墙壁上有许多挂钩,分别挂着这些人兽脖子上的锁链的一头,他说着取下了与赤脖子上的项圈相连的锁链,抬手在墙壁上某个凸起的地方按了按。

很快,从头顶降下了一个巨大的挂钩,牛头天兽将手中的锁链一头牢牢的固定在这个巨大挂钩上。

然后他再次在那个凸起处按了几下,巨大的挂钩冉冉升起,连带着那根锁链也跟着被拉直。

在锁链被绷直后,牛头天兽来到了关着赤的笼子后方,打开了笼子上的锁,将笼子顶端那一面打开了。

而笼中的赤随着笼子上方被掀开,被拉直的锁链渐渐拉到了空中,标准的‘上吊自杀姿势’。

因为锁链是连着他脖子上的项圈,所以当他被拉到空中的时候,项圈承受着他全部的体重,而被圈住的脖子更是传来了一阵强烈的窒息和火辣辣的疼痛。

赤两只手抓着项圈,不断的挣扎着,在空中荡来荡去,口中发出破碎的愤怒吼声。

看到这一幕,笼中的几只天兽均是愤怒了起来,凶狠的瞪着牛头天兽,和跟黑发黑眼的大黑更是暴躁的吼着,而看上去温柔的阿美竟也露出了憎恨的表情。

淡蓝色眼睛的雌性人兽阿云,以及黑发黑眼的弟弟小黑,两人兽脸上均是露出了害怕,身体往笼子里面缩了缩,蜷缩成了一团。

唯有阿蓝跟金两人还保持着冷静,没有做出什么动作,但他们的眼中也同样充斥着愤怒以及恨意。

那两只跟着一起来的牛头天兽,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头先那只牛头天兽的动作,望向笼中的人兽眼神充满了恶意,口中还貌似善意提醒道:

“牛科,你动作轻点,这可是珍贵的拍卖品,跟前面那些大众货不一样,弄坏了可是要被罚的。”

“就是啊,动作小心点,不要留下痕迹,这些可都是晚上就要拍卖的物品。”

那个名叫牛科甩着手中的鞭子,满不在乎的说道:“怕什么,这些人兽恢复力强着呢,我保证到了晚上他们身上的伤就一点也看不出来了。”

另外两只牛头天兽本就不是真心想劝,听到这话也就不在说什么,其中一个还说道:“说的也是,这些人兽就是欠抽,你玩够了换我玩玩,我也是心情不爽的很呢。”

“哈哈,别急,一个个来。”牛科哈哈笑着,见到赤已经被停在了半空中,他纵身一跃,跃到了一个高台上,与半空中的赤保持着一段距离,然后他朝着赤就是一鞭子挥去。

“啪——”

鞭子抽打在赤*的身躯上,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血红鞭痕,鞭子上面的倒刺还撕拉出了几滴血珠和肉沫。

“啪啪啪——”

牛科狞笑着不断的挥舞着鞭子,一鞭一鞭的抽打在赤的身躯上,口中不断的骂骂咧咧着:“该死的畜生,让你叫,让你吵,老子抽死你……”

不一会儿,赤的身躯上就布满了无数道血色鞭痕,滴落着鲜血。

赤愤怒的朝着牛科发出吼声,他的两只手抓着项圈,手臂上青筋蹦起,用力的将自己的脖子跟项圈脱离出一点距离,借此能够正常呼吸。

只不过随着鞭子的抽打,他的身体在空中晃来晃去,使得他的动作难上了数倍。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是几分钟有似乎是半个小时,牛科停下了动作,而此时的赤几乎浑身都布满了交纵的鞭痕,看上去血淋淋的,滴答滴答的掉着血。

其他笼子中的人兽此时都是无比的愤怒,但他们被笼子关着,根本无法做什么。

和暴躁的抬手想要扯断脖子上的项圈,但是这个项圈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非常坚固,根本无法挣断。

大黑锋利的指甲抓在笼子上,发出了一声声刺耳的声音,喉咙发出威胁似得吼声。阿美在笼子中不断的来回爬动,看向牛头天兽的目光充满了憎恨以及杀意,那余下的两只牛头天兽中其中一只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当即就是一鞭子抽打在了笼子上,嚣张的笑道:“就是这种眼神,哈哈

……老子就喜欢你们这种眼神,充满憎恨,却又弱小的无力反抗。”

阿蓝、金两人兽咬紧牙关,瞪大的眼中血丝暴增,强忍着没有做出冲动的举动。

阿云、小黑眼泪汪汪的缩在角落,害怕的轻泣着。

齐修坐直了身体,望着眼前这一切,眼神深邃,冷漠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心中的想法,但紧抿的嘴唇却是诉说着他此时的心情不是很好。

这些天兽分明就是将自己从别处受到的气发泄在了赤的身上,不,准确的说是发泄在了人兽的身上。不敢找当事人的麻烦,只敢找比自己弱小的人兽的麻烦吗,真是小人的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