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七百三十章 古南城失守了

将石似乎是发现了众人的视线,红色的眼珠子转动了一圈,看了看几位考官,又在齐修等几位参选者身上转了一圈,他僵硬的脸上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用着与表情不符的温柔语气说道:“在忍耐一下~

马上就好了哟~”

说话的同时,他的右手不断的搅动着大锅中的汤水,配上他那没有束腰带的宽松白色长袍,加上披散的黑色长发,简直阴森又鬼气,要是在夜晚,活生生的能吓死一票人。

而众人听到他的话,齐齐的滴下了一滴冷汗,身上的的鸡皮疙瘩都如雨后的春笋一般冒了起来。

不一会儿,七个盛着紫黑色汤水的碗放在了七位考官的面前,七位考官面面相觑,看着面前散发着黑色不明气体的汤水,完全没有任何想要尝一尝的欲望。

“噻~快品尝吧~”将石目光沉沉的望着他们,期待的说道。

“我的舌头是用来品尝美食,这种东西我拒绝品尝!”宫白羽嫌弃的皱着眉说道,往椅背上靠了靠,远离了一些面前不明属性的汤水。

“那个……这能吃吗?”席宗主嘴角抽了抽,十分怀疑真要吃了还能不能留下半条命?!

“我……”钱亮咽了咽口水,手指动了动,完全没有勇气拿起勺子。

柳青心中打了一个哆嗦,看着碗中紫黑色汤水中那红色的蛇肉段,实在是提不起勇气啊。

益老喝着茶水,贾胜皱了皱眉,龙易雕塑一样古板的脸上没有透出任何情绪,三人没有说话,但脸上都带着明显的抗拒。

“放心,我做的料理绝对能让你感受到欲仙欲死的幸福~”将石看出了他们的抗拒,并没有为此生气,而是露出了阴森的笑容,用着与表情不符的温柔语气说道。

七位考官没有动静,气氛有些凝滞。

“咯哒。”一声轻响,瞬间打破了僵持的气氛,齐修跟着旁人一样,反射性的转动视线看了过去。

他看到龙易面无表情的拿着勺子,刚才的轻响正是勺子碰到瓷碗发出的声响。

“龙长老?”钱亮咽了咽口水,惊讶的望着龙易。龙易握着勺子的手指尖颤抖了一下,但他板着的脸上依然十分严肃,让人看不出他心中的真实想法,他冷静的说道:“现在是在考核,我们是考官,不管拿上来的是什么样的食物,我们都有义务品尝,

这是作为考官的责任。”

此话一出,瞬间收获了一批崇拜的眼神,柳青更是欣慰的看着他,就连宫白羽都敬佩的看着他,就差说上一句‘龙长老深明大义,我等佩服至极’这样的话。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龙易勺起了半勺冒着黑色不明气体的紫黑色汤水,握着勺子的手抖了一下,慢慢的凑近嘴边,停顿了两秒钟,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张开了嘴巴,一口喝进了口中。

“啵~”

“唔!”龙易紧闭着嘴巴,口中含着汤水,下一秒他猛然睁开了眼睛,面上露出了震惊。

“怎么样?”柳青表面关心实则好奇的问道。

龙易没有回答他,就这么睁着眼睛,直愣愣的望着前方,似乎惊呆了一般。

“不会是中毒了吧?”钱亮擦了擦额头莫须有的冷汗。

龙易依然没有回答,鲜美的味道在口中绽放,他不由自主的动了动被汤汁包裹的舌头。

“啵~”“啵~”“啵~”又是接连几声轻微的气泡破裂的声音在口中响起,龙易肯定,这不是错觉,口中的汤汁味道十分鲜美,在吃进口中以后,十分神奇的冒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气泡,在口腔中破裂,带来了独特新奇的口感

“咕噜。”

龙易将口中的汤水咽下,砸吧了一下嘴巴,说道:“味道还不错嘛。”

“!?”

众人惊讶,开玩笑,就这么个东西味道竟然还不错?

钱亮怀疑的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拿起勺子勺起一口汤水,吹了吹轻轻抿了一口。

“唔。”

不出意外,钱亮同样被这股独特的鲜美味道吸引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看到他这样,其他几位考官均是犹豫了一下,拿起勺子吃了起来,就算是宫白羽,也在纠结了半晌,捏着勺子,勺起了一丢丢,沾了一点尝尝。

一瞬间,独特鲜美的味道占据了他的味蕾。

“味道确实可以。”宫白羽细细品尝感受了一番,开口说道。

众人面面相嘘。最终通关的人数为七个人,分别是齐修、戚征、李紫雪、将石、龙崎、袁丹、伍卫。

伍卫在考核时间即将结束的时候完成了自己的作品,依然是以香、辣为主,只不过将食材换成了鱼。

而叶山却是失败了,即使他第二次完成了自己的作品,但依然没有过关;还有那位深棕色长发的男子,同样做出了美食,但没有过关。

考核结束以后,在宣布了明天考核的集合时间地点以后,齐修打了一个哈欠,刚准备离开就被柳青喊住了。

“有事?”齐修转身看向他问道。

“是——”

柳青刚准备说什么,但刚说了个开头就被忽然从大门口传来的动静打断了。“宗、宗主!不好了!”一道身穿厨道宗弟子服饰的男子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大厅,慌乱的目光直接看向了考核的中央位置,一眼就看到柳青,当即对着他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喊道,声音响亮的唯

恐他听不到。

齐修挑眉,留下一句“竟然你有事,我就先走了。”离开了。

柳青没有阻止,只是皱了皱眉看着跑过来的自家宗门的某位弟子,心中顿时有了一阵不好的预感,不过,他面上依然保持了淡定,问道:“出了什么事?”

“宗……宗宗主,古、古南城失守了。”跑进来的弟子跑到了柳青的面前,结结巴巴的说道。

“什么?”听到这话的柳青当即惊讶了,在场几个耳尖的当即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表露出了惊讶,就算是齐修也停下了离去的脚步,皱着眉转头看向他们两人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