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六百七十九章 初选结束,静等考核!

聪明点的人已经听出了他话中的深意,但是此时被情绪掌控的灰色短发男子却是完全没有听出,他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初选没有通过,原因就是因为他少了一分!他不认为自己谨慎点有错,更是不认为是自己太谨慎而错过了限定的时间,他只认为是对方的错,如果对方当时没有撞他一下,他就有时间来完成最后一个阵法中灵兽的解答,只要有时间,他相信凭

自己的实力一定能够通过!

想到这里,他双眼更是赤红了,望向深棕色长发男子的眼神充满了.网

戚征看了一眼灰色短发男子,眼露不屑,但很快就收敛了,单手背身后,气质卓越,慢条斯理的说道:“钱长老,麻烦您快点宣告出现结果吧。”

钱长老看了看戚征,正了正脸色,对着灰色短发男子说道:“这位参选者,你若是还想成为五星厨师,那就三年后再来吧。”话落,他挥了挥手,灰色短发男子手中的晶石爆发出了青色的光芒,灰色短发男子还想要挣扎,但显然是在做无功用,他自己或许也发现了这一点,颓废的放弃了挣扎,赤红着眼看向了深棕色长发男

子,大吼道:“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话刚落下,青光消失,灰色短发男子也跟着消失在了原地,显然是被传送出去了。

钱长老目光在留下的人身上流传了一圈,说道:“恭喜你们初选通过,通过的人数为二十八人!”

说完他停顿了下来,举手朝着身后的人一扬手,跟在他身后的三人中的其中一人上前一步,双手平举掌心朝上,一个被红布盖着的托盘出现在了他的两手掌心,被他举着。

钱长老一把掀开了托盘上盖着的红布,露出了放在托盘上的一堆令牌,说道:“现在按照你们通过初选的先后次序上前来领取号码令牌,这个令牌将会跟随你们到考核结束。”

没有人提出反问,所有人都齐齐的看向了戚征,目光中有忌惮、凝重,当然也有淡定、审视、兴趣,戚征就是他们中第一个通过的人。

戚征嘴角勾起了一抹淡然的浅笑,不骄不躁,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他走上前,从钱亮的手中拿走了“一”号牌。

站在钱亮身后的剩下两人中的其中一人手中多出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在戚征取走“一”号牌以后,他刷刷刷的在本子上面写着什么。

“下一个!”钱亮说着看向了齐修。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齐修,齐修就是紧跟戚征之后,第二个完成的人。

齐修一脸平静的走上前,戚征往回走,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戚征忽然停顿了一下脚步,眼角余光看向他,说道:“你很厉害!”

齐修脚步一顿,淡然自若的回答道:“我也是这么觉得。”

说完,他迈步继续往前走。

戚征额头蹦起了一个大大的“井”字,竟然这么不谦虚的承认了?!是太过于自信还是太过于狂妄……

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迈动步伐走回了原来站着的位置,只不过,他原本的好心情变得没那么好了。在他身后几米开外的地方,娃娃脸少年单手抚着下巴,脸上充满了兴致,用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一个是太上长老的弟子,被称为幼年宗厨,一个是京都美味小店的老板,身份神秘,啧

啧,这下有好戏看了……”

齐修接过钱亮手中的“二”号令牌,面上波澜不惊,原本他是可以得到第一名的,但是想了想,觉得第一太张扬了,为了低调,他还是放弃了第一,得了个第二。

在齐修之后是伍卫,钱亮的刚刚喊了他的名字,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钱亮的面前,接过了钱亮手中的令牌。

钱亮愣了一下,很是淡定的喊道:“下一个。”

在场二十八人所有人都接过了属于自己的号码令牌,钱亮说道:“我宣布:初选结束!接下来你们可以休息几天。”不等他们多问,钱亮继续说道:“今天是一星厨师的考试,明天是二星厨师,后天是三星厨师,会花费两天的时间,在之后是四星厨师的考核,会花费四天的时间,最后才是五星厨师的考核,会花费五

天的时间。”

“在轮到你们的五星厨师考核前,你们可以给自己弄个特训,也可以去观看其他几星厨师的考核。”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

钱亮的话刚刚说完,齐修等人身上就冒出了一阵青光,携带着几人消失在了原地。一闪身,齐修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厨道宗大门口内的那块空地上,其他二十七位参选者也在他身周,在广场上的人看到这齐刷刷出现的一伙人,尤其他们看到亮起的还是青光,出现的地点还是厨道宗的

大门口,他们顿时激动了。

“出来了,出来了,他们就是五星厨师考核初选成功的人,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人!”

“一、二、三……没想到竟然有二十八个人。”

“我看到了戚公子,啊,还有龙少爷也在里面!他们竟然都通过了初选,太厉害了!”

“真不愧是戚公子……”

“你们怎么知道他们就是五星厨师考核初选通过的人?”

“嘿,兄弟,这你就不懂了吧,青光就是代表五星厨师,出现在厨道宗大门口内就代表他们初选通过了!”

“那如果没有通过呢?”

“没有通过的话自然是出现在大门口外的广场上了!”

“原来如此……”

灰色短发男子听着身边的谈话,眼中充斥着不甘心,原本他是有机会成为那群人中的一员,成为被大家羡慕称赞的对象,就是差了一分,一分!该死!

望着大门内那深棕色长发的男子,他的眼中充斥着浓烈的仇恨,都怪那个家伙,如果不是……这一刻他赤红的眼中充满了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