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六百五十三章 问个明白

他还能说什么?齐修木着脸,心塞了。

他一言不发的用精神力探路,找出了合适的道路,焦躁的心情倒是因为系统波冷水的举动渐渐开始冷静。

但是他并不能想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而且,时间太短,前方就是小巷子的出口,只要他出了小巷子口,就会有一大堆的人看到他,到时候信号弹一放,那些追着他的人就能知道他的方位。

望着渐渐缩短距离的小巷子口,他一咬牙,做出了一个决定,下一秒,在即将踏出小巷子口的时候,他猛然停了下来!

“只好这样了!”

齐修脚下一踏,猛然跃到了旁边的屋顶上,三层楼高的建筑物,视野还是挺不错的,他决定,还是直接去云鹤楼问个明白,——在那些人追上他之前。

他一露面,街道上的人一下子注意到他了,瞬间就哗然一片了,而那些本就追捕他的人立马就注意到了他,齐齐的朝着他奔了过来,偶尔还用个瞬闪,那强大的威势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

看到瞬闪,齐修眼睛眯了一下,只觉得无比的蛋疼,他都要被自己蠢哭了,他觉得自己今天出门肯定是忘带脑子了,不然怎么忘了还有瞬闪这个东西!!在心中吐槽了自己一番,齐修眼睛不断的往四周查看,从高处往周围看,可以大致的将整个食城的地理分布情况看清楚,很快,他就选定了一个方位,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精神力最大限度的放了出

去,笼罩了周围六百米的范围。

他的眼神变得无比锐利,接着,他闪身消失在了原地,瞬闪发动!当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五百米远的街角处,停顿了一秒,他再一次消失了。

虽然之前一时没有想起来,但是竟然察觉到了,他怎么可能不将瞬闪利用起来!之前瞬闪从白鹤楼离开的时候他并没有选定方位,但是他也并没有离白鹤楼很远,而云鹤楼就在白鹤楼的附近,想去云鹤楼的话距离并不是很远,基本三个瞬闪就到了,主要麻烦的是身后那些追捕他

的人。

想到身后的人,齐修又忍不住怨念了,有必要派出这么多六阶七阶的修士吗?!不过他这个怨念的想法也只是一个转眼即逝的想法而已,此时他已经出现在了云鹤楼的厨房中,厨房中不管是楼主黄耀,还是其他的厨师,所有人都在讨论刚才响起的烟花绽放声,唯一缺少的就是他

的目标任务黄夫人——李雯。

“啪——”“啊!”

他的突然出现,让一个正在刷碗的人吓得大叫一声,手一抖,手中的碗掉在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这一声惊叫让厨房中的人头齐齐转过了头,看到中午才见过面的齐修出现在厨房,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中年男子面色难看的质问道。

齐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将‘无视’两字发挥到了极点,他一进门就将目光投注在了黄耀的身上,问道:“李雯在哪里?”

他的精神力早就把整个云鹤楼都笼罩了,并没有发现李雯的身影。

听到是找李雯,黄耀眼神一沉,面色不善的问道:“不知阁下找内人有何事?”

“你不知道吗?你老婆,呃,你夫人私底下一直在跟白鹤楼的赤金联系。”齐修惊讶的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恶意,但他的眼神却带着审视。

黄耀面色微微一变,但很快他就收敛了,眯了眯眼睛遮掩了眼中的神色,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冷淡道:“阁下是在挑拨离间吗?那阁下可就要失望了,我是绝对相信我夫人的为人。”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是真的相信?还是故意这么说?或者是知道一切所以肯定?齐修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但是对方很是狡猾,并没有露出过多的情绪,就连回答的话也狡猾的绕过了他的问题,回

答的滴水不漏。

但齐修却更倾向于对方是知道一切所以肯定,因为对方的眼神告诉他,对方是真的信任,而不是强争面子。黄耀能因为他的一番点评而记恨上他,啰唆他人来找他麻烦,足以说明了对方的小心眼,而从对方将人当枪使的手段,也能说明对方不是什么正气的人,还有齐修从小白那里听说的别人对黄耀的看法

——‘一个虚伪的人’,在加上此时齐修自己的观察,他别的不能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黄耀是个狡猾小心眼的男人。一个小心眼的男人面对一个背叛过前夫的女人,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的怀疑,就算表面没有,心里也会留下怀疑的种子,但黄耀没有,那么足以说明他是有什么依仗,让他十分肯定这个女人

不会背叛他!

而齐修之所以能够肯定对方是知道一切所以信任,是因为黄耀不仅没有怀疑,还连一点点的不高兴都没有,仔细看的话对方眼中还带着一丝得意和痛快。

在联想起当时见到李雯时得出的结论——李雯并不是因为关心赤金才会去看赤金,齐修想,他是不是可以猜测,这一切都是对方在背后指挥李雯干的?齐修理着思绪,大脑快速的运转思考着,同时,他的精神力感应到那些追捕的人越来越近,时间越来越紧迫,然而他的心却是越来越平静,他已经不准备跑了,他打算在那些人出现之前好好的利用他

们一下。

“哦?是吗。”齐修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不等对方回答,他抬手,掌心朝上,在众人各种目光注视下,他摊开的掌心中蓦然出现了一碗白米饭,他嘴角一勾,说道,“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这碗白米饭?”

“阁下想要说明什么?”黄耀面不改色,瞳孔却是遽然一缩,很是细微,不仔细观察完全看不出来。不过仔细观察着他的齐修却是没有放过他这一丝细微的变化,嘴角上扬的弧度更是向上了两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