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六百四十九章 落跑的齐修

“你娘才死了呢!”陈记顾不上害怕了,听到她的这话,当即转回头怒视着陈姑娘,大吼道。

“哎呀,爹,你难道忘了吗?我娘确实是死了啊。”陈姑娘不仅没有被他吓到,相反十分无辜的说道,她嘴唇上红色的口红晕染开了,像是血盆大口,配上她脸上精彩的妆容,简直恐怖至极。

陈记顿时又哭了,被吓哭了!转回头再次朝着齐修伸出了手,哭喊道:“娘……呜呜……救命……儿子害怕……”

齐修一阵恶寒,蹬蹬蹬的往后退开了好几步,被一个老人喊娘,这个体验简直比吃了苍蝇还难受,吃苍蝇?

不,比起吃苍蝇的恶心,他还是宁可被人喊娘吧!

这么想着,齐修的心情终于平稳了不少,吃苍蝇会让他恶心的想吐,现在只不过是被人喊娘了而已,还不至于让他恶寒的想吐,所以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呼!”

齐修吐出了一口气,总算是平缓了自己暴躁的心情,恰好听到陈记父女两人的对话,同时也看到了陈姑娘脸上五颜六色像是调色盘一样的妆容,他嘴角抽了抽,只觉得无比的黑线。

“又是你们!”傅海在惊讶过后认出了齐修、梁北二人,只觉得万分的头疼,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他们竟然又闹出事情了。

狂笑中的小白倒在地上,两爪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蜷缩着身体,浑身颤抖,就像是发病了一般,但齐修知道,它不是在发病,而是在闷笑,闷笑的浑身颤抖而已。

而梁北,在门口这群人出现以后,他到是收敛了,一抹脸,清咳一声,严肃了表情,然而,仅仅维持了两秒,他就破功了,低着头捂着脸,肩膀一抖一抖。

“这个人真是太没有良心了,把人弄傻了竟然还笑的这么开心。”

“肯定是他们搞得鬼,我刚才可是看到了,在走进去之前,陈大夫还是好好的。”

“我记得他们,那个人就是刚才将千允他们打残了的人!”

“就是他们啊?这也太凶残了吧。现在又将陈大夫弄傻了,他们想做什么?”

“傅大人,您快把他们抓起来吧!竟然连那么小的猫都不放过!”

“没错,这样藐视城规的人就应该抓起来好好教训教训!”

“对!抓起来!”

“抓起来!”

门外那些被吸引而来围观的人义愤填膺的叫嚷道,所有人都敌视的看着齐修两人,其中还有人将闷笑着浑身颤抖的小白也当成了受害者。

齐修无语,看着门口一大群神色不善的人,他看到傅海上前一步,郑重的说道:“没办法了,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吧。”说话的同时,他还隐蔽的朝着身后的几个师弟打了一个手势,他那几个师弟见到后,均是默契的沿着大门的两边走了进去,同时握上了自己的武器,警惕的看着齐修两人,大有两人若是不配合,就要

动武的意思。

“这是个误会。”齐修真诚的说道,同时他还躲避着陈记爬到他脚边要抓他衣摆的手。

“误会?你说是误会,有本事你先将我爹变正常啊!”陈姑娘一边拦着陈记爬向齐修的动作,一边朝着齐修大吼道。

“不准你吼我娘。”陈记跪在地上,直起身体,朝着她大吼道,然后一把从地上蹦了起来,绕过她朝着齐修跑去。

一旁一直安安静静看着的赤金,顿时以为他们两人是在玩游戏,嘿嘿笑着挠了挠头,欢快的跑向了他们,喊道:“我也要玩,我也要玩。”

“走开走开,你们都走开。”陈记不高兴的噘嘴喊道,伸手推着靠近他的赤金和陈姑娘。

“不要,一起玩啊。”赤金被推开也不生气,再次凑上前说道。

“不要。”陈记哼唧一声说道。

陈姑娘两手虚捂着脸,张嘴尖叫道:“啊啊啊啊,你这个脏鬼,离我父亲远一点啊!”

说着她还伸手推了赤金一把,将赤金推倒在了地上,赤金懵了一下,张嘴哇哇大哭了起来:“哇啊!你们都欺负我,呜呜……”

齐修脑门上蹦起了一个‘井’字,袖子中的手手指动了动,十分的想要抬手抚一抚手臂上竖起的鸡皮疙瘩。

看到这种情况,傅海说道:“不管是不是误会,你们两个人都有嫌疑,还是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齐修无奈,这件事虽然跟他有点关系,毕竟是他劝说人家吃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愿意被当做犯人一样审查。

而且,与其将事情交给他们去查,自己只负责提供证词并乖乖的等待,他宁可自己去寻找解决的办法,将他们恢复正常。

这么想着齐修看了一眼梁北,恰好梁北也看向了他,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一瞬间,两人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显然,两人的想法一致。

齐修心中一动,想起七阶修士可以做到隔空传音,他立马朝着梁北传音道:“两个人目标太大,我们分开跑,先离开,等甩开他们以后在做打算。”

然而听了他的话,梁北略一思索,朝着他微微摇了摇头。

齐修正准备询问,察觉到不对劲的傅海一扬手,说道:“动手,不要让他们跑了。”

话落,他率先朝着齐修冲了过去,他身后的那几个师弟也拔出了自己的武器,朝着齐修、梁北二人冲了过去。

梁北一个大跨步,挡在了齐修的身前,抬手在身边的桌子上一拍,桌子一翻,底面翻起朝向了傅海一方的人。

“锃”

梁北用桌子挡住了傅海一行人的攻击,背对着齐修说道:“你先走,想办法找到解决办法洗脱咱们的冤屈,我来拖住他们。”齐修一怔,一瞬间,他就想明白梁北的意思了,这么做可不是为了给他拖延时间,而是担当一下人质的角色,为了不引起厨道宗高层的高度重视,派出强大的战力逮捕齐修,也是为了让齐修更够更自由的想办法解决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