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六百三十八章 有恢复伤势的丹药吗?

所有人的目光的都集聚在齐修的身上,齐修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穿过了对面面馆被砸出来的大洞,走进了里面。

他没有看里面那些被惊吓到的人,直直的将目光投注在了地上躺尸中的一伙人身上。

千允一行人中,除了千允是二阶修士,其余的人最多都是一阶,有两个人还是连元力都没有,这也是为什么齐修一开始面对他们的挑衅懒得计较的原因,就是因为对方太弱了。

就这样的实力,面对齐修含着怒气的一击,他们根本不可能承受的住!

齐修走进他们,看着他们奄奄一息的昏死过去,不由皱了皱眉,要是就这么死了,那可真太便宜了你们。

这么想着,他转头看向身后的梁北,问道:“有没有什么恢复伤势的丹药?不需要多少,一品就够了。”

他身上不可能带丹药,虽然有恢复伤势的美食,但是他一点也不想自己做的美食让这些人品尝。

梁北愣了一下,眨了一下眼睛,虽然有些疑惑齐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但他还是点了点头,拿出了一瓶二品灵丹,伸手一抛,抛给他后,说道:“一品的没有,只有二品的春枯丹。”

回答完,他又好奇的问道:“你要救他们?”

话一问出口,梁北又觉得不对,他可是知道齐修能够做出可以救人的美食,什么时候需要用到丹药了?!

“恩。”齐修抬手接过他抛过来的药瓶,单调的应了一声,转回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几人,又看了看手中握着的这瓶二品春枯丹。

这时候,看到齐修要救人的举动,那些不明所以的人都误会了,原本被齐修气势吓到的人都选择性的忽视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骇人气势,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面馆的老板还对着齐修不满的抱怨道:“你们在搞什么?竟然将我的墙壁都打穿了,你知不知道我这墙壁有多贵?!”

齐修神色毫无波动的道歉道:“不好意思。”

听到齐修的道歉,面馆老板更来劲了,十分具有底气的嚷嚷道:“我可是特意采购了平江城出产的灰石砖,每一块砖都需要一银币,你这一砸砸掉了可是无数银币,还是这窗户……”

面馆的老板滔滔不绝的说着,越说越起劲,眼睛放光,似乎是看到了齐修赔偿他大量金额的画面一般,站在他身后的几个人使劲的扯着他的衣摆,想要制止他的话。

这一次齐修没有理会他,而是抬手拔开了陶瓷药瓶的塞子,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一伙人,将目光转向了滔滔不绝的面馆老板。

感受到齐修冰冷深幽的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面馆老板被吓了一跳,说着的话戛然而止,猛然从美好幻想中清醒过来,察觉到了对方似乎并不是那么好说话。

他控制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看着散发着危险的齐修,他嘴唇哆嗦了两下,发出两声讪笑,往后缩了缩脖子,后退了两步,似乎是想要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齐修移开视线,手往后一招,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躲在收银柜台后面张望的客栈掌柜扯到了半空中,在他的惊慌中将他扯到了面馆大厅中,然后力量消失,他就这么摔在了地上。

刚一落地,客栈老板顾不上身上的疼痛,惶恐的爬起来跪在地上大喊道:“大人,这事跟小的没有关系,小的只是客栈的老板,小的也是——”

“闭嘴。”齐修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扬了扬下巴,示意道:“你去把这些人的嘴扒开。”

“啊?”客栈掌柜傻眼,没有反应过来。

“听不懂?”齐修挑眉反问,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懂!!听的懂,听得懂,听得懂!”客栈老板连忙说道,献媚的连说了三个‘听得懂’,连滚带爬的爬到了千允一伙人的身边,伸出手拔开了离得最近的一个人的嘴巴。

周围围观的人都好奇的看向了齐修,想到齐修刚刚问丹药的举动,很多人都接头交耳的猜测:他这是打算救他们!

齐修确实是打算救他们。

他手腕一翻,从陶瓷药瓶中倒出了一粒二品春枯丹,将之掰成两半,捏住其中半颗,裹上元力,屈指一弹。

“咻!”

这半颗裹着金红色元力的丹药飞快的弹进了那个人被扒开的口中。

“嗤——”“噗——”“啪!”

一声肉体被切割的声音,紧接着液体喷射的声音,在接着有东西落地的声音,三种不同的声音接连响了起来,令周围的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客栈的掌柜呆愣了那么两秒,瞳孔遽然一缩,颤抖的抬起了手,摸了摸脸上溅到的血液,不可置信的看向身前地面上掉落的一截舌头,一截掉在地上沾着血还在颤抖的舌头,最后他看向那个大张着嘴

,口中喷出猩红鲜血的人。

“啊!”客栈的掌柜惊叫一声往后一退,想要远离,但因为他是蹲着的姿态,这么一退导致他一屁股跌倒在了地上。

周围也响起了一声又一声的惊呼,有些胆子小的人更是尖叫了出声,谁也没有想到齐修会来这么一出。

梁北倒是一脸的毫不意外,一个生气起来连九阶修士都说杀就杀的人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

在梁北看来,齐修这样的举动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要是像之前众人猜测的那样,什么也不做就救治那一伙人,那才是见了鬼的不可能。

齐修没有理会周围人各种各样的目光,看着那个被割掉了舌头的人痛醒过来,他眼中闪过一丝满意。那半粒裹着元力的丹药摄入对方的口中,因为投射的力道、精准度以及元力的辅助,一下子就割断了对方的舌头,但同时,那半粒春枯丹蕴含的药效又能修复对方舌头上的伤口以及身体上被砸出来的

伤势,不至于让对方失去生命。

但是,因为只有半粒,所有药效有限,无法将他们身上的伤势全部修复,最多只能保住他们的性命。“可以了,下一个!”齐修说着,将目光转向了脸色有些苍白的客栈老板,示意着他可以去掰开下一个人的嘴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