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六百一十二章 药膳乌鸡煲的味道

齐修将汤煲搁在桌面上,将两块帕子随意的叠在一起放在一边,说道:“药膳乌鸡煲,宁心安神、养血补气、益气固表、补血活血!吃下去就立马见效。”

话落,齐修伸手掀开了汤煲的盖子!

“哗啦——”

升腾而起的是一阵白色的蒸汽,遮掩了众人的视线,让人看不见汤煲中的情景,只能闻到扑鼻的香味!

韩谦努了努嘴巴,砸吧了一下,迫不及待的放出了精神力,穿透了热气直接查探起了汤煲中的景象。

金黄色的汤水,越是接近汤煲底部,汤色越是醇厚,越是接近表面,汤色越是清澈透明。

在中间,是一只乌黑发亮的乌骨鸡,几乎占据了大半个汤煲,在金黄色的汤水中隐隐乍现。

汤水表层漂浮着点点红色的枸杞,一个个精致小巧,十分的可爱;还有大了两圈的红枣,粒粒饱满圆润,中间部位因为挑出枣核的原因被凿空;

汤水中还夹杂着一片一片表面黄棕色,切面黄白色有菊花纹,中央有淡黄色圆心的圆形党参厚片;一小根一小根金色圆柱状带须根的当归,还有淡黄色的黄芪片,以及白色的一块一块的淮山……

在腾腾的热气中,汤煲中一切的一切就像是黑夜中黑纱遮身显得若隐若现的魔女,充满着迷人的诱惑,引诱着看到的人堕入深渊。

“咕噜——”

韩谦咽了咽口水,眼睛都瞪直了,精神力不断的查探着汤煲中美味美景,要不是理智知道这是李素素的救命药,他都恨不得冲上前抢过来,一个人霸占着吃了。

跟他有一样想法的人不止他一个,在场的几人在看到的那一刹那,纷纷闪过了这个念头,要不是有着强大的意志力,他们说不定真的出手抢夺了。

没办法,谁让汤煲中的美食实在是太诱人了,黑色的乌骨鸡散发着黑亮的光泽,让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啃上那么一口尝尝味道。

一颗颗饱满圆润的红枣、小巧可爱的枸杞,都让人恨不得将它们含在口中。

“咕——咕噜——”

城主使劲的咽了咽口水,肚子发出一声响亮的空鸣,他一手捂住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

他尴尬的看了看周围,却是发现周围没有一个人注意他的尴尬,他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着迷的嗅着空气中像是丝绸一般蔓延开来的香味,真的好香啊!

“这……”就连送完大夫回来的丁大厨,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桌上的‘药膳乌鸡煲’。

他之前去找大夫了,刚带着大夫回来,却听到李素素的伤势缓解了,大夫什么的不需要了。

然后了解了李素素现在的情况以后,他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但也放心了不少,将大夫送出了城主府,结果刚刚回来,还没有走进大门就闻到大厅传出来的香味。

他当时就震惊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先一步走进了大门来到了大厅,他的目光无数了大厅中的所有人,直直的看向了放在桌上的‘药膳乌鸡煲’。

齐修愉悦的看着汤煲中的美食,将盖子放在了一旁,拿出一个碗、一个汤勺、一个小勺,最后他又拿出了一瓶盐。

将盐往汤煲中倒了倒,然后用勺子搅了搅,搅匀后他说道:“可以了,只要让她将这些全部喝光,失血过多的后遗症什么就能很好的解决了。”

刚说完,齐修忽然想要一个问题,问道:“话说,李素素醒了没?”

‘药膳乌鸡煲’可是需要将里面的红枣、党参什么的吃下去才行,要是还在昏迷……

“放心,齐老板,已经醒了。”回答的是项芷蝶,她其实也是刚刚从李素素的房间出来,出来的原因不仅是因为伤口包扎好了,还是因为李素素已经醒过来了。

正说着,李素就素在婢女的搀扶下从偏门走了进来。

她身上已经被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脸色还有些苍白,唇色也没有什么血色在婢女的搀扶下,整个人都透露着一股虚弱。

看到他,众人的目光这才依依不舍的从‘药膳乌鸡煲’上面移开了,城主更是将其抛之脑后,大惊的看着李素素走出来,一脸担忧紧张的喊道:“素素,你伤还没有,你怎么出来了?伤口裂开了怎么办?”

面对他的担忧关心,李素素只是冷哼一声,板着脸不理他,在婢女的搀扶中走进大厅,坐在了一个距离齐修较近的位子上。

在这过程中,她也无视了站在大厅中央的丁大厨,就像是没有看到他脸上的担忧一般,彻底的将他当成了空气。

一坐下,她的眼神就直勾勾的看着桌上的‘药膳乌鸡煲’,紧闭着嘴唇,舌头舔了舔分泌出酸液的口腔壁沿,她如果没有听错的话,这应该是给她吃的吧?

齐修见她出来,没有说话,只是往手中的碗中盛了一些当归、黄芪之类的配料,还加进了一大块的乌鸡肉,连着鸡腿鸡翅一起放入了碗中。

装了满满一碗,他才将这一碗汤放在了李素素面前的桌面上,说道:“吃吧,顺便让我看看,你能从中尝出什么?”

闻言,李素素期待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慎重,用力的一点头,拿起了小勺,在碗中搅了搅,勺起一勺汤水。

空气中弥漫的香味更是浓郁了,梁北几人眼巴巴的看着,虽然很想吃,但是他们都只是看着没有出声;而城主虽然满心的质疑,但是在这种时刻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丁大厨张了张嘴吧,想说什么,但是最终闭上了嘴沉默了。

李素素没有注意周围人的神情,她的注意力全部被勺中的汤水吸引了。

汤水金黄清澈,上面浮着一层清浅的油,她放在嘴边吹了吹,等到勺中汤水的温度下降后,就一口喝进了口中。澄澈的金色汤水进入口中,带来的是一阵温热鲜美的口感,在之后是一丝丝的苦味,那是属于药材的味道;但很快,就被紧随而来的甘甜覆盖,交杂出了一股独特的美妙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