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五百二十三章 最后的机会

第五百二十三章最后的机会

身上的痛楚在无限扩大,周岩只觉得浑身上下无比的疼痛,但他的大脑却是无比的冷静,就像是死前回放的走马灯,这一个月来的所经历的的种种在眼前一一回放。www

“看,那是罪臣周升的儿子,他父亲可是东陵第一恶人……”

“他父亲都死了,丞相府的人也都死光了,为什么他还没有死?皇上为什么还要留他性命?”

“哈哈,周岩你也有今天,你以前不是很狂吗?”

“丞相之子?现在可是罪臣之子了,哈哈,快叫声大爷来听听。”

“周岩,你的蛋炒饭其他的都可以,但是有一点,就是吃了会让人心情很不好,如果你能改掉这一点,这碗蛋炒饭就成功了。”

“他父亲不是什么好东西,欺骗了所有人,他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亏我以前还那么喜欢他,简直瞎了眼了,父子两人装的可真像。”

“真该死,呸!”

“可惜啊,没想到丞,周升竟然是这样的人……”

……

一夜之间,从天堂坠入地狱,也不过如此,周岩越是看他越是觉得自己可笑,明明身上钻心一样的痛,但他却像是无所觉似得,甚至还病态的享受着,慢慢的他放弃了抵抗。

他的眼神开始涣散,眼前的走马灯回放碗一个月的经历,开始回放他一生的回忆,

“爹爹,你看这是我写的功课,我全部写完了。”

“爹,我修为晋阶二阶了!”

“知道了,父亲,孩儿一定好好努力的。”

“是,父亲。”

……

他看着记忆中的自己从小时候对父亲的孺慕亲近,渐渐的变成了恭敬,直至最后演化成敬畏。

他的心里一片茫然,大脑变得迟钝,记忆变得斑驳凌乱,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力正在流失,但是他却不想阻止,他有些逃避的想,与其这么累的活着,或许就这样死了也挺好的。

在小店之外万米高空中,两人遮掩了身形静静的伫立在半空,他们的身上裹着黑色的连帽斗篷,遮盖了身躯,黑色的帽檐也将两人的容貌挡住的严严实实。闪舞小说网www

“大人,我们不救吗?”其中一人问道。

“如果他能醒悟,那就有化龙的资格,如果不能,他就不配是我的儿子。”另一人静默了一秒才开口说道,他的声音不急不缓,带着一丝奇异的语调。

一阵大风呼啸而过,两人身上的斗篷翻飞间发出簌簌的声响。

听闻,另一个男子不在说话,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底下那一面倒的‘战局’。

小店中的小白,原本正欣赏着小一揍人,忽然它抬了抬脑袋,看向了上空,目光穿透了墙面,金色的眼中神奇的倒映出两道黑色的身影,那身影赫然是刚刚对话的两名斗篷男子。

它只是看了两眼,就收回了视线,转回脑袋看向了在这个时候站起身的齐修。

战天、战灵两人往后退了几步,让来了过道,本以为齐修是要朝着周岩走去,齐修却出人意料的走向了厨房。

战天看了看走进厨房大门的齐修,又看了看还在被小一揍着的周岩,眼中掠过一丝疑惑,难道是他猜错了,公子是真的想要揍死周岩?

他的疑惑没有持续很久,很快齐修就从厨房走出来了,跟进去之前不同的是他的手中提着一个青玉酒壶,上好青玉制作而成的酒壶,壶形修长妙曼,青绿的颜色,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战灵一看到那酒壶,反射性的捂住了口鼻,眼中即使警惕又是期待,她知道那是什么,酒壶中装着的是四季轮回酒。

这酒还没有在小店中进行销售,在半个多月前,她亲眼看到齐修从地窖中拿出了四个大陶罐,又亲眼所见他是如何将四个陶罐中的酒液合为一种。

她一直都记得,那天当酒成的时候,像是火山喷发一样冲天而起的酒香,然而她印象最深的是,在直面酒香的情况下,她仅仅是下意识的吸了两口酒香,就醉倒了,还一睡就睡了一天两夜。

自然她也就没有看到醉人的酒香弥漫了整个京都的奇特景象,更是没有看到在她醉了以后周岩醉了,齐修也跟着醉了,然后在大厅的战天也跟着醉了,紧接着,小八醉倒了、小白醉眼朦胧、最后是小店之外的人……

酒香就像是投注而下的核武器,以小店为起落点,以风卷残云般的速度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蔓延,席卷了整个京都,一个接着一个的人在闻到酒香时,先是沉醉的深深地吸了两口气,然后一瞬间脸颊绯红,头重脚轻,一头栽倒在地。

那场景别提有多壮观了,连许多人家家养的小猫小狗小鸡小鸭小羊等等都没有落下,就连蚂蚁、小鸟儿都没有落下,只要是生命体,在闻到酒香的那瞬间——都醉了。

正是因为如此,齐修一直没有将那一大坛酒拿出来售卖,那次要不是他醒的及时,将酿好的成品四季轮回酒封存好,说不定整个京都的人都还要睡上个几天几夜。

他现在拿着的这一壶还是那个时候特意装了一壶。他也就装了这么一壶,现在拿出来,他也是想要最后帮周岩一把。如果这次还是不行,他会直接放弃周岩,任由他自生自灭。

就算很可惜周岩的天赋,就算周岩也算是小店最早的一批食客,他也不会犹豫。

齐修提着酒壶来到了小一的身边,挥了挥手,示意小一停下。

在小一停手退开后,齐修蹲下身,看着眼神涣散。双手双脚都被扭曲,满身鲜血,一动不动的周岩,他手腕一翻,拿出一个拇指长,两指宽的青玉酒杯。

将酒壶壶嘴上的玉塞子拔开,他将酒液倒入了青玉酒杯中,娟娟的流水声,淡青色的酒液流淌进了杯中,眨眼间就倒满了一杯,醉人清幽的酒香瞬间蔓延了整个大厅。

齐修享受的嗅了嗅鼻子,将玉塞子一塞,堵住了流出酒香的壶口,然后端着那被散发着迷人清香的酒端到了周岩的嘴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