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四百七十八章 所谓起因

陈公公面色变了变,这样的威势,这是七阶修士的威势!还是比他还高的七阶后期!

“毒王的药果然好用,可惜就是死得太早。”‘慕华戈’感叹道,他虽然是在感叹,脸上的表情也是感叹,但他的眼睛却是死寂一片,没有一丝一毫的光。

慕华柏在听到毒王二字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古怪,他可是知道毒王是死在美味小店的小一手中。当初他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手下的人却是将当时的场面详细的跟他描述过了。

陈公公仔细的看了看他的面容,又看了看他的眼睛,说道:“你是高翔,青城副城主。”

“有眼光。”高翔翘起拇指比了个赞。

慕华柏面上带上了一丝阴霾,冷声问道:“副城主出现在这里,青城这是准备谋反吗?!”

“这个嘛——”高翔耸耸肩,又摊了摊手,将“嘛”字拉了长音,就不在往下说了。

“果真是白眼狼,青城虽是东陵帝国的郡城,但一直都是自主自立,皇上从来都是以理待之,没想到你们竟然还不知足。”说话的是孙尚书,他满脸嘲讽的讽刺道。

看他的样子,明显是从一连窜的突发事件中回过了神。

“你们——”高翔的话才起了一个头,就直接被打断了。

“你话太多了。”周升凉凉的说道。

高翔摸了摸鼻子,识趣的闭上嘴巴,退后了一步,站到了周升的身后,并且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周升没有理他,也不理会众人复杂视线,只是转头看向了杀气腾腾的陈公公,彬彬有礼的问道:“陈公公不是疑惑老夫这么做的原因吗?不知陈公公是否还记得四十年前青城的周家?”

“周家?”陈公公面上闪过一丝茫然,但只是出现了一会儿,下一秒就变成了审视,或许是修士的记忆太好,即使已经过了那么就,他也一下子就想起了当年的周家。

“你是周家余孽?”陈公公反问道,眼神审视的上下打量了周升一遍。

“老夫是周家嫡子!”周升说着,眉宇间也翻涌上了一丝森冷,诉说起了当初的事情。

当年的周家是青城的富贵人家,家财万贯,同时也是一个小型的修士家族,权势过人,在青城可以说是迷你版的朱家庄。

但就在四十多年前,那个时候先皇还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小皇子,跟随着太上皇以及当时最受宠的二皇子一起出巡了青城,作为接待的家族恰好就是周家,原本这是荣幸,周家人也很是欢喜。

但是偏偏两位年幼的皇子在周家失踪了,寻找数日终于在周家的一个地下室发现了两人,但是发现的时候两位皇子已经一死一伤,死的那位恰好是最受宠的二皇子。

太上皇大怒,给周家安上了谋杀皇子的重罪,灭了周家满门。

当年还未成年的周家嫡子周升,被身边的奶娘藏了起来,幸运的躲过了死亡的命运。

“当初老夫就下定了决心,要替周家报仇,隐姓埋名了几年,等到周家事件彻底被人淡忘后,老夫就入朝为官了,可笑,老夫从始至终用的就是真名,偏偏就是没有一个人怀疑过老夫的身份。”周升淡淡的说道,眼神带着一丝讽刺,“也对,在世人眼中,老夫早已是一个死人了。”

慕华柏静静的听着,没有让人出声打扰,心中却是计算着御卫队队长带人赶到的时间。

对方一个七阶后期,他们这边最高才七阶初期,跟对方根本没法比,只有加上御卫队队长李安,他们这边的胜算才会大。

他相信刚刚混乱起的时候就有人去寻找李安了,但是偏偏李安被他派出去执行任务了,要赶回来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他才需要拖延时间。

为了多争取一些时间,也是为了解心中疑惑,慕华柏疑问道:“所以你想报仇?”

“当然不止。”周升不置可否,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已经看穿了他想拖延时间的意图,那眼神就差写上‘我已经看透你的把戏了’。

慕华柏面色淡定,似乎完全看不明白他的意思,然而心中却是无比的紧张,就怕他直接让青城副城主将他们一锅端了。

周升却没有那么做,反而顺着他的问话,微笑说道:“老夫不止想要报仇,老夫是想要毁了整个东陵皇室呀。”

慕华柏瞳孔一缩,垂在身边的手不由自主的握了握拳,但却忍住了没有出声打断他的话。

“青城周家被灭的事因并不是明面上说的,因为谋杀皇子的重罪。”周升看着慕华柏,语调平淡的说道,“应该说皇子根本不是周家所杀,杀死皇子的人其实是你的好父皇呀。”

“当年你的父皇费尽心机争取到了跟随太上皇巡视青城的名额,在到周家后,他又费尽心机的谋害了当时受宠的二皇子,并且伪造出他们是被周家人所俘虏所杀害,不得不说这一点老夫还是很佩服你父皇,十来岁的年纪心思就如此深沉,手段还如此狠辣。”

说着,周升眼中确实浮现了一丝佩服,不过只出现了一会儿就消失了。

在他查到的资料中,太上皇之所以要去青城巡视,并且把下榻地点选在了周家,就是因为太皇上听说了周家得到了一枚增长年龄的八品灵丹,在确实消息后心起贪念。

然而这个消息其实就是先皇悄然透露给太上皇知道。

在到了周家以后,因为二皇子在晚上起夜如厕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周家人在讨论如何处理八品灵丹的事,心惊之下被周家人发现,然后被抓,恰好这个时候,先皇也起来了,一起被抓了。

然后两人被关进了一个设有隔绝精神力探查阵法的地下室,等到两人被找到的时候已经是一死一伤,身上还有着受刑后的遍体鳞伤,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唯一知道事情的先皇,醒来后也忘记了所有。

最后,周家被灭门,太上皇怜惜先皇遭受的苦难,渐渐的对这个儿子起了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