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四百五十四章 揉面

赵飞看着那劲道,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嘀咕了一句“那疯婆——,席师姐不会是把那面团当做齐小子在捶打吧……”

席雪悄悄的退到了醉仙居门内,一边退一边还用着余观察着周围,发现周围的人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动作,心中偷偷的松了一口气,看了看手中的勺子,眼中闪过一丝懊恼,她怎么就一个不注意认错了勺子,平白被人看了笑话。

心中忿忿自己的大意,她看着手中的勺子就像是在看一个烫手山芋,忍不住就想往门边一丢,脑中忽然浮现出齐修那张俊美的面容,禁不住面颊一红,鬼使神差的停住了扔勺子的动作。

“席姑娘还是用这个吧。”就在席雪刚刚停下动作的当口,身边出现了一道人影,来人伸手轻轻的却又不容置疑的夺过她手中捏着的勺子,随手一扔。

席雪一吓,像是做了亏心事当场被抓包了一样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当即缩回了手,还不等她说什么,来人就将一个干净的勺子递到了她的面前。

看着递到面前的白色瓷勺,席雪快速的眨了眨眼睛,稳了稳心神,顺着捏着勺子的手看向了来人,撇了撇嘴,看也不看那只勺子,直接绕过对方碗他身后走去,带着一丝赌气的留下一句;“朱公子谢谢好意,咱们还没那么熟,我还是自己拿吧。”

绕过朱风护的席雪,却是拍了拍胸口,悄悄的松了一口气,随意恢复了以往的做派,随意的找了一张桌子,拿起一个勺子吃起了手中端着的美食。

朱风护面上的笑容一僵,微微阴沉了下来,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就看到席雪坐在餐桌上,拿着一个新勺子,一脸享受的在吃美食了。

看着她姣好的面容,他收起了心中的不虞,带着微笑走进了她,在她面前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席雪心中闪过一丝不耐烦,这家伙简直就像是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不过,天大地大,美食最大!只要不妨碍她吃美食,一切好商量。

这边的情况没有人注意,所有人都被场中两人的揉面技巧吸引了目光,席夫人的强势霸道,像是跟面团有仇一样,一拳一拳十分有力;

而齐修看似轻的按压在面团上,实则用的力道不必席夫人的少,只不过他用的是暗劲,时不时还会输送一团元力进面团,一般人瞧不出来,只当他动作软绵无力。

只有齐修知道,他这么个揉法是为了将面团的温度控制在30c,因为这个温度面粉中的蛋白质吸水性最高,面筋的生成率也最高,质量最好,揉好后的面团延伸性和弹性也会最好,最适宜抻拉。

“席夫人简直颠覆了我的认知,我一直以为席夫人是温柔的……”钱掌柜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幸好他因为对方是六星厨师,一直将对方当祖宗一样供着,不然,这种力道打到自己身上……

“席师姐风采不减当年啊。”李天义感叹道。

“什么风采,不就是跟以前一样是个疯婆子。”赵飞嘀咕道。

“呵呵,看来你很怀念席师姐曾经给予你的‘**’滋味嘛。”李天义嘴角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

豆大的冷汗从赵飞的两鬓留下,心虚道:“我可什么都没说!”

李天义只是板着一张脸,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头看向了比赛中的两人。

半个小时候,齐修、席夫人两人同时停下了动作,停下动作的当口,两人齐齐抬头看向了对方,充满斗志的火花在空中激烈碰撞。

“不错呀,小子。”席夫人挑眉,看向对面他揉好的面团。

“彼此彼此。”齐修绷着一张脸,严肃的看了一眼对方面前摆着的面团,仅仅是一眼,他就可以肯定,对方的揉面技巧十分了得。

说完后,他低头,开始饧面,即将和好的面团放置一段时间,其目的也是促进面筋的生成。

“哼。”席夫人轻哼一声,她低头抓着面团就开始搓条,从胳膊粗的粗条一直不停的搓,双手快速的留下一串一串的残影,一直搓到手指头粗细,然后再一圈一圈盘在圆盘里。

盖上湿布,开始醒面,也就是静置一段时间,可以使没有充分吸收水分的蛋白质有充分的吸水时间,以提高面筋的生成和质量。

饧面的时候齐修打算熬汤,一碗面的成功不仅在于面,更重要的是汤,面的优质可以增加口感,但汤好不好,可以决定一碗面是否成功。

见到他动手开始处理食材,席夫人惊讶道:“你打算就这么开始熬汤?”

“不然?”齐修疑惑道,比赛可是有时间限制,不快点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席夫人语塞,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每个厨师都会做几道拿手好菜,尤其是他们这些会做灵膳的灵厨,手中基本都有着几道秘方,而这些秘方除了自己的师承外都不会外露,无论谁都会严加防范,更是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毫不遮掩的暴露出来。

尤其他们还是厨师,在见了这道菜的全部食材之后,尤其是在见了这道菜的制作过程以后,很多人都能将之复制出来,那时候,这道菜将不再是自己所有。

所以,为了保密自己手中的秘方,为了避免自己的拿手好菜被人偷师,厨师基本都不会当着旁人的面制作菜品,除非这道菜很大众,很多人都知道,或者是,这道菜没有人知道,旁人无论如何都偷学不到。

做面最重要的就是汤,汤的秘方被人所知,也就意味着这道面的配方暴露了。

席夫人张了张口,想要提醒他,但是转念一想,对方的厨艺很是不错,这么简单的常识应该不会不知道,说不定人家就是有自信自己的菜品不会被人学会,才这么大胆。

这么想着席夫人也就没有开口提醒。

厨师界有不成文的规定,未经允许,不得偷师他人的招牌菜,一经发现,必将遭到所有人的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