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七十七章 又一个被东坡肉征服的人啊!

萧蚕额头冒出了一滴冷汗,体内经脉中流转的庞大元力静静的潜伏这,丹田内的元力一起一伏的伸缩着,想着外圈缓缓扩散,就像是一个渐渐被吹大的气球,似乎只要在吹上一口气就会爆炸。

萧令倒是没有那么夸张,但也不遑多让,体内的元力整个都膨胀了一圈。

看到这样的情况,不管是萧蚕还是萧令顾不上喝酒了,连忙沉寂心神开始运转体内的元力,把这股多出来的元力吸收消化。

旁桌的老大萧元看这两人招呼也不打就进入修炼状态,顿时苦逼的从美食中分出大半的心神给这二人护法。

看到两人的预料之中的反映,梁北笑了,识趣的起身来到了萧元那桌坐下,看着手中还剩下几口酒的酒壶嘿嘿直笑,他现在是能多喝几口是几口,趁着两人还在吸收那么暴涨的元力,梁北很不客气的把这剩下的几口酒喝了个精光。

齐修从厨房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情景,眼皮都没抬一下,一脸不出所料,一言不发的把手中的东坡肉放到了还在使劲抖着酒壶,不死心的想倒出一滴酒的梁北面前。

萧家十二兄弟除了萧蚕跟萧令二人的食物以外其余人的食物都上齐了,齐修看到萧令萧蚕在饮酒,想着这两人等会要运转元力就先煮了梁北的那份食物,然后再煮这二人的食物。

使劲想要倒出一滴酒的梁北忽然见到面前出现了一碗码得整整齐齐的麻将块儿,红得透亮,色如玛瑙,最重要的是还带了酒香!

他顿时眼睛就一亮,直接扔下手中完全空掉了的酒壶,拿去筷子一伸就夹了一块色泽红亮的东坡肉,大嘴一张,把整一块都塞进了嘴里。

嘴中的美味薄皮嫩肉,香糯而不腻口,肥而不腻, 软而不烂,梁北眼睛蓦然瞪得像是铜铃,他从来不知道用酒煮出来的肉是这么的好吃!他从来不知道酒跟肉还可以这么结合,简直好吃到爆了!

味醇汁浓,带有酒香,酥烂而形不碎,色、香、味俱全,这绝对是他吃过最好吃的肉了!

“好吃,老板,做的真好吃!”

梁北夸道,他觉得自己醉了,幸福的要飘起来了,真是太好吃了!有酒有肉,真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了!

幸福的同时又觉得好痛苦,要死了,以后要是吃不到这样的美味,绝对要死了!那绝对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

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之前萧家兄弟有了美食就不理他了,有这美味,他也不想理会任何人了!

齐修在把东坡肉放下后就转身回到了厨房,完全没有搭理梁北的打算,对于自己煮出来的美食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梁北没有在意离开的齐修,筷子一伸又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瘦肉如果没煮好容易塞牙,而有得肉处理不当很容易留有腥味,这一点爱吃肉的人都知道,梁北自然也知道,但是这一盘肉,不仅不塞牙,还没有一点腥味,肉质酥软,飘散的都是醉人的酒香混着勾人食欲的肉香。

配上香甜的白米饭,他觉得没有任何时候比这个时候更饿了。

齐修接着把萧令的东坡肉、酸菜鱼相继端上了桌,吃完了东坡肉的梁北看着萧令面前的美食,咽了咽口水,运功完毕的萧令看了一眼对面的梁北,默默的把自己的美食往自己的方向一拢。

梁北看到他的动作嘴角一抽,他至于跟你抢食吗!!豪气的对着齐修说道:“老板,再给我上一份酸菜鱼!”

“稍等。”齐修颔首说道,把萧蚕的两份食物端上桌,齐修才开始做梁北的酸菜鱼,熟练度的上涨让他做起这些美食来十分的顺手,不一会儿香喷喷的酸菜鱼就出炉了。

端上桌后,梁北就是一顿猛吃,虽然他觉得酸菜鱼没有东坡肉来的好吃,但也不得不承认酸菜鱼的美味。

一旁的萧蚕身上冒出一阵白光,身上的元力涌现,修为直接从三阶初期越到了三阶中段。

萧蚕身上的白光顿时让美食吃的差不多了的萧家兄弟转过了头,齐齐看向升级,哦不,晋级中的萧蚕。

闭眼中的萧蚕猛地睁开眼,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身上涌出的元力一收,身上的气势顿时收敛了。

感受着体内的元力,萧蚕脸上露出了一丝愉悦,心情大好。

“恭喜啊。”吃完饭的几个萧家兄弟纷纷高兴的对着萧蚕道喜,那样子就像是自己的修为涨了一样。

“老板,给我也来一壶酒。”老大萧元刚才就被酒香勾的心痒痒,只不过当时因为梁北的过来打招呼就没有去喝了。

现在看到这么一壶酒就让萧蚕直接突破了他顿时就忍不住也叫了一壶。

一旁的梁北听到酒这个字耳朵动了动,从酸菜鱼的美味海洋中回到了现实世界中。

齐修闻言没有说话,直接给他上了一壶。

“我也要。”老四萧阳喊道。

“也给我来一壶。”老二萧令默默出声道。

齐修给这两人都拿了一壶,他想他是不是应该庆幸,系统没有规定一天只能卖几壶?!

“我也想和,可惜,修为限制我完全喝不了!”老九萧玄说道,眼巴巴的看着三个哥哥面前的火烧云。

“这酒这么神奇,那不是以后只要每天来小店喝酒就能晋级了?”老十一萧幸指着桌上的酒壶惊讶的问道。

而梁北,闻着空气中散开的醇厚酒香,手中的筷子化为一道道的残影,凭肉眼就可以看见他面前的酸菜鱼在飞速的减少,不一会儿一盘酸菜鱼就见底了,一滴汤水都不剩,碗中只留下几个青红色辣椒。

吃完梁北一抹嘴巴,哈哈一笑说道:“这怎么可能,这酒名叫火烧云,只有第一次喝才有如此大的奇效。”

说完他又对着萧元开始称兄道弟蹭酒喝。

看出他目的的老三萧蚕嘴角抽了抽,倒是没有说什么,默默的吃着面前的午餐,算是承了他刚刚的提醒之情,虽然人家提醒他的目的仅仅是为了他手中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