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七十一章 提前做好准备

不过想到慕华兰得性格,艾薇薇又觉得理所当然,恐怕对她来说一段婚约可以换来兄弟的生命,绝对是物超所值吧。

“那现在怎么办?大哥你要去竞选驸马吗?”艾子玉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艾子墨没有回答,眼中闪过一丝挣扎,随后变得坚定,摇了摇头道:“我不能。”

艾薇薇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听到艾子墨的回答,她自然是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艾子墨是宁王府的世子,是将来的宁王爷,还是手握兵权的墨将军,而慕华兰是郡主,跟宁王府的异姓王不同,她是真真的皇室人,更是手握兵权的兰将军。

两家的关系已经是很亲密了,要是再亲上加亲,怎么不让人怀疑。

如果艾子墨去竞选驸马,不仅会引起皇帝的猜忌,为宁王府带来不可预料的危机,还会引起各位皇子的忌惮,要知道如果艾子墨跟慕华兰以后有了孩子,那可是可以随母姓慕华,也是有机会继承皇位的!

虽然艾子墨想帮助慕华兰,但也不想把自己的家人都搭上去。

“这个时候要是父王在就好了。”艾子玉见两人都沉默,叹气道。

这话得到了艾子墨、艾薇薇的赞同,要是他们父王在,就不用那么麻烦了,凭借父王宁王的身份,以师傅的身份就可以阻止这场招亲。

“我已经飞信给父王了,下午父王大概就能收到消息,不过我想明天之前他是赶不回来了,等他回来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局了。”艾子墨无奈道,他一得到这个消息就飞信给了正在跟母亲游山玩水的父亲。

想到自家喜欢乱跑的父母,三人又是一阵叹息,虽然很希望两人感情好,但太好了也很惹人心烦好不好。

“不行!我要去找小兰。”沉默良久,艾薇薇突然起身说道,“不管怎么样还是先问问她的想法再说。”

“我也去。”艾子玉跳下椅子连忙说道。

艾子墨却是瑶头道:“现在不行,我能得到消息说明其他人也能得到消息,你这个时候去绝对会让人多想。”

“就算我们不去,该多想的还是会多想。”艾薇薇不赞同道。

“这是态度问题。”艾子墨摇头道,“一个月后就要正式立太子,我想皇上特意在这个时候弄出这么一出,也是想给几位皇子一个试验。”

至于试验是什么?自然是想看看几位皇子手底下的能人异士有多少了。

艾薇薇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说转身出了院子,回了自己的房间。

艾薇薇走后,艾子墨跟艾子墨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相顾无言。

艾子墨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眉头紧锁,忽然他看到艾子玉放在高几上的两个奇怪袋子?

“这是什么?”艾子墨伸手指了指两个袋子问道。

“这个啊。”艾子玉看向他指的方向,看到了他指的东西时候,眼睛一亮,巴拉巴拉的开始跟艾子墨介绍起了回复水。

“瞬间增加元力?”艾子墨惊疑不定的看着手中的这瓶蓝色药水,皱眉道,“简直胡闹,一千金币,小玉你不懂事就算了,怎么连薇薇都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诶!大哥你这话什么意思?!艾子玉快速的眨了几下眼睛,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

皇宫东西六宫的北端,号称东五所和西五所,是各位皇子的住所,成年皇子的住所会升为宫。

慕华柏早已成年,他的宫殿——碧霄宫,宫殿门口挂着的门匾是皇帝亲笔题字。

他一回到宫殿大厅,就看见大厅中已经有人在等待了,大厅中的是一个羽扇纶巾打扮的男子,男子一脸的惬意,独自一人在大厅中品茶,单手托着杯盏,掀起盖子划了划茶水上面漂浮的茶叶,轻轻的吹了一口气,轻轻的抿了一口,闭着眼睛,脸上的神色十分的享受。

“赵军师?”慕华柏看着来人一挑眉打趣道,“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赵军师,原名赵均,是他的军师吗,三阶后期,擅长谋略,是他的左膀右臂。

来人听到慕华柏的打趣声,缓缓睁开了眼,不急不缓的放下手中的茶,起身拱手道:“皇子殿下,属下有要事要禀报。”

“说。”慕华柏甩袍坐上了正对门的梨木椅上。

“皇子殿下,属下得到消息,皇上将要给兰郡主举办比武招亲。”赵均漫不经心的说出了一个让慕华柏愣了一会的消息。

“招亲?”慕华柏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消息准确?兰堂妹怎么会答应?”

“绝对准确,明天皇上就会把这个消息诏告天下。”赵均说道,“至于为什么会答应,跟昨天的那场战斗有关,具体情况属下还没有收到消息。”

慕华柏低头沉思片刻,提出疑问道:“兰堂妹是六阶中段的修为,派一般人还真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如果赢得了竞选,父皇会怎么看?”

“殿下,属下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是陛下给几位皇子的考验。”赵均说道,再一次拿起了那杯茶水,慢条斯理的品尝着。

慕华柏单手托着下巴,食指在脸颊上敲击了两下,道:“那就让莫林去参加吧!,至于其他的一切,赵均,你好好打点打点。”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赵均放下手中的杯盏,起身拱手道。

……

三皇子宫殿,此时也在发生相似的一幕。

“此话当真?”三皇子脸上涌出了一阵喜意,看着堂下站立的中年男子。

“千真万切。”男子回答。

“好!”三皇子大笑一声道,“让千羽去竞选,让他一定要得到驸马之位。”

“是。”堂下的中年男子立马弯身行礼说道。

……

丞相府

丞相在得到这消息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儿子,想到自己的儿子又是一阵摇头,对着那个报告消息的人耳语了几句,男人点点头消失在了原地。

同一时间这样的情景在许许多多的达官贵族中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