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六十三章 管理财产大权的萧皋

接着萧家的十二兄弟一个一个开始点餐,但是因为修为的限制,十二人中只有老二萧令达到了四阶,所以几样四阶之上的美食除了他点了以外就没有人点了。 

当萧令的酸菜鱼,东坡肉,销魂饭陆续上桌后,其他人就只能眼红的闻着香味暗自咬手绢了,谁让他们修为不够呢!

齐修先把萧令点的三样菜上齐了,才开始做麻婆豆腐。

麻婆豆腐也称为陈麻婆豆腐,是四川省地方传统名菜之一,也是世界级名菜,始创于清代同治年间,由成都万福桥“陈兴盛饭铺”老板娘陈刘氏所创,因她脸上有几颗麻子,故称为麻婆豆腐。

齐修从柜子里拿出豆腐,这豆腐是用三级金云豆所制,白如雪,手指一滑,触感柔嫩有弹性。

麻婆豆腐做起来很简单,齐修先是在炒锅内倒入了适量黄花菜油加热,油烧热后又倒入肉末,炒散,脱生后盛出备用。

再在炒锅中重新倒入黄花菜油,加热后将海椒粒、蒜末、生姜末倒入,爆出一阵香味。

接着齐修放入豆瓣酱炒出红油后,又将彩椒粒放入炒匀,然后倒入切成块的豆腐,用锅铲翻炒了差不多3分钟,将之前炒好的肉末也倒入锅内,加味精再翻炒,再淋入水淀粉勾芡,收汁后起锅撒上葱花和贡椒粉即可。

这群人总共点了五份麻婆豆腐,齐修并没有一次性做出五份麻婆豆腐,而是先把这一盘端了出去,才回到厨房做剩下的四份。

麻婆豆腐的特色在于麻、辣、烫、香、酥、嫩、鲜、活八字,也称之为八字箴言。

齐修做出的麻婆豆腐完全把这八字箴言发挥的淋漓尽致,让吃到的几人都是张着嘴呼哧呼哧的吹着气,手中的勺子却是抢着伸向盘中的豆腐,仿佛吃不够一样,一勺又一勺,不一会儿这份麻婆豆腐就见底了。 

在齐修端着剩下的四分出来的时候很是嚷着在上7份!似有一人一盘的意思。 

等到齐修把十二人所点的菜都上齐了的时候,已经半个小时后了,做十二人份的食物还是需要不少的时间。 

等到桌面上的食物全部都被吃完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整整一个小i时了,吃饱喝足的十二人皆是懒懒的靠在椅子上,摸着圆鼓鼓的肚子一点也不想动弹。

这十二人中最高兴的就是老二萧令了。 

汤酸香鲜美、微辣不腻、口感上佳的酸菜鱼, 薄皮嫩肉、软而不烂、味醇汁浓色、香、味俱全的东坡肉,色泽鲜丽、香味四溢好吃到让人想流泪的销魂饭! 

当这些美味全部都被自己吃下去的时候,萧令只觉得这是异常味觉盛宴!

这一顿饭,萧令吃的非常满足,平时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笑意,看的其余十二个兄弟一阵惊奇,惊奇过后却是苦逼、痛恨自己为什么修为这么低!为什么平时不努力修炼! 要是修为提上起了就能吃到更多的美食了。 

“一共是一百二十一块灵晶石,一万四千六百零四枚金币。”齐修对着吃完来柜台付钱的几人说。 

这一次付钱的仍就是老五萧皋,萧皋听到这个价格,先是痛快的付了钱,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精巧算盘,一手拿着一手快速的拨动着上面的算珠,嘴中还念念有词道:“一顿饭一百二十一块灵晶石,一万四千六百零四枚金币,一个星期就是八百四十七块灵晶石,十万二千二百二十八枚金币,一个月就是……” 

“……”听到他念出来的价格,齐修眼睛微微一亮,艾玛呀,原来他还能赚那么多钱啊!

而萧家的其余十一人都是一脸头痛的看着进入某种状态的萧皋,就连最小的萧涂都不例外,都是放低了脚步声悄悄的向着大门口移动。

萧皋是兄弟十二人中掌管经济大权的那个人,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最喜欢的东西恐怕就是钱了。

平时还好,但是只要兄弟几人大手大脚的花钱,所花的钱超过了预算,萧皋就会进入某种状态,然后就会开始无良剥削压榨他们这些兄弟! 

偏偏他们的父亲最看好的就是萧皋的这个能力,把一群人的零用钱什么都交给了他掌管。 

所以为了不成为被剥削的那个人,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啪!”就在萧家十一人即将逃出小店大门的时候,萧皋一把把算盘拍在了柜台上,正朝着大门迈步的十一人齐齐一僵,像是木头人一样定在了原地,保持了某个动作不动了!

“你们想去哪里?”萧皋转头幽幽的看向门口的十一人,幽幽的问道。

僵立的十一人僵硬的转回头跟他对视。

柜台里面的齐修觉得,他似乎都能听到脖子转动间因为僵硬而发出的咔咔声了。

萧皋收起了黑色算盘,温和的笑道:“一个月是三千六百四十块灵晶石,四十三万八千一百二十枚金币,一年就是四万四千一百六十五块灵晶石,伍佰三十三万零四百六十枚金币。” 

听到这个价格齐修心里那个激动啊,艾玛呀,原来他还是可以成为一枚高富帅的嘛! 

“这还是最基本的估算价格,还没有算上老板出新菜的可能,还没有算上你们平时的吃穿用……”萧皋看着门口僵住的兄弟又是说了一大通话,最后总结性的来了一句,“所以,这一顿饭二哥你点的那份饭钱三分之二从你的零花钱中扣。” 

这句话顿时让几个没有吃到酸菜鱼、东坡肉、销魂饭的几个兄弟一阵心灾乐祸,但是还没有心灾乐祸多久,萧皋就把矛头对准了他们说道:“还有你们,为了不让你们坐吃山空,从今天开始你们的零花钱全部减半!” 

门口瞬间多了十一座雕塑,最小的萧涂是不知道零花钱被扣了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每当五哥这个样子时候就意味他有一段时间吃不到最喜欢的糖果了。

“并且,我会跟父亲说,让你们到自家的产业中去帮忙,你们帮忙所赚的钱全部充公。”萧皋笑眯眯的说道。